58.第 58 章

迷之鹿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1.com,最快更新被儿子他爹甩了之后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哦, 24小时后替换~购买比例达到70%以上可见正文  魏卿冷淡地瞥了眼孙静怡, 眼神漠然得仿佛在看待一件没有生命迹象的物品,连声线都平静得没有一点起伏:“你该道歉的对象不是我。”

    闻言孙静怡怔了两秒, 当她把视线移到始终没有出声像个隐形人一样的闻子珩身上时, 眼中的愧色不自觉消散了许多,语气却是十分恳切的:“不好意思闻经理, 我替她们向你道个歉, 如有冒犯还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她们一次。”

    然而这句话可以说是相当没有诚意了。

    闻子珩一向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性子, 此刻看着孙静怡脸上挂着的虚伪笑容,顿时心头直犯恶心,摆了摆手, 连客套的话都懒得再说, 跟着魏卿和张总进了会议厅。

    他不知道身后孙静怡会是什么反应, 不过当她最后来到会议厅时, 脸色十分难看, 尽管她已经尽力挤出一个相安无事的笑来,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却是掩饰不了的, 而那两个女下属没了踪影。

    这是浩瀚被曙光收购以来第一次大型会议,场上人人正襟危坐, 神情凝重, 认真听完张总表情丰富像个有感情背诵课文的小学生似的打完一番感情牌后, 新任老总魏卿终于正式和大家见面。

    魏卿在工作上从不拖泥带水, 他喜欢用最短的时间效率完成所有工作, 几句简短的自我介绍后,下面开始进入正题——

    “一周的缓冲期足够你们考虑很多事情,想必在座的各位已经决定好跨出过去的浩瀚,同我一起迎接未来的曙光,不知诸位是否私下了解过曙光的历史和背景,曙光作为去年位列《财富》世界百强的企业,无论是薪资待遇还是福利前景都远超同行企业,当然曙光也同所有企业一样,不养闲人。”

    话语一顿,下面所有人的呼吸都跟着一窒。

    魏卿坐在讲台正中央,姿势稍显随意,放在桌上的手指还跟着他说话的节奏有一搭没一搭地敲击着桌面,明明连他的表情都是放松的,却形成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压得会议厅里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他的目光有意无意从闻子珩身上扫过,正巧遇到闻子珩抬头望向他。

    四目相对。

    魏卿抬了抬眉梢,嘴角扯出一抹分辨不出其中意味的弧度,闻子珩脸色苍白,面无表情的硬生生把自己脑袋扭向陈焕那一边。

    陈焕缩着肩膀,愁眉苦脸地小声叹道:“珩哥,我觉得魏董说的‘闲人’就是指我们,看来我们是真的没戏了……”

    “……”闻子珩没说话,他也无话可说,当他知道魏董事长就是魏卿的时候,他就明白节达部门要完了。

    魏卿是个小心眼又记仇的男人,以前但凡是向闻子珩献过殷勤的男女,全被魏卿明里暗里的怼过,哪怕闻子珩只和他们说过一句话,打翻了醋坛子的魏卿都要从床上加倍讨回来,每次非得折磨得闻子珩哭着求饶才肯罢休,甚至第二天下不了床。

    这样的魏卿,是不可能在不欢而散的分手过后,还给他留一条出路。

    后面魏卿讲了什么,闻子珩已经听不进去了,他的大脑是空白的,像是被人恶意刷了一层厚实的油漆,什么也想不了,也什么都听不到。

    他只知道,会议厅里的气氛是压抑的,在场之人皆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同时又伴随着些许庆幸和幸灾乐祸——有节达部门的人挡在前面,至少他们不会是第一个被裁的人。

    “我会让秘书告之各位部门经理与我交谈的时间和地点,在此之前请各位做好准备工作和相关材料,你们部门的存留直接由我来决定。”魏卿说话铿锵有力,最后一个字落下时,抬在半空中的指尖也无声地点在桌面上。

    “好了,散会吧。”张总道。

    所有沉默又井然有序地离开会议厅,临出门前,闻子珩忍不住回头朝讲台上看了一眼,只见张总和魏卿依然坐在原位置。

    张总热切地同魏卿说着什么,魏卿下巴微沉,冷淡的目光看着桌面,似乎没把张总的话听进去,又偶尔点了下头。

    有魏卿这个气场全开的大BOSS在场,大家恨不得直接找个洞钻出会议厅,更别提不怕死的主动往上凑了,除了——孙静怡。

    孙静怡手拿一份文件,踩着高跟鞋身姿盈盈走过去,细腰一扭,便站在了魏卿面前,也挡住了闻子珩的视线。

    “珩哥,你在看什么?”走在旁边的陈焕拍了下闻子珩的肩膀,随即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不由得啧了一下,压低声音道,“孙静怡是我见过最口是心非的女人,当初口口声声把魏董喊成阎罗王的人是她,现在像块牛皮糖一样屁颠颠黏上去的人还是她,又当又立的。”

    闻子珩抿着唇,没接陈焕的话,直到下了电梯回到办公室,才对陈焕说:“这两天我们再加把劲,扫地机器人二代已经接近尾声,就卡在最后的资金上面,如果曙光有心要往这方面开拓,不会放着这么大个现成的香饽饽不啃。”

    “希望如此吧。”陈焕搭耸着肩膀,苦笑一声,“那我们今天还加班吗?大家都在外面等着你的指令呢。”

    闻子珩想到刚才路过办公区时接收到的绝望中又含着几丝希翼的目光,顿感头疼,揉了揉眉心,伸手把电脑关了:“下班吧,明天早些来,我先去幼儿园接小溪回家。”

    闻溪有四岁半,在幼儿园读中班,那所幼儿园的环境和师资力量都还不错,距离闻子珩父子居住的小区只有十多分钟的步行路程,但是闻子珩从公司开车回去需要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

    下班时间是六点钟,驱车赶到幼儿园已是傍晚七点十分。

    初春的天依然暗得早,最后一缕灿黄的光线逐渐收拢到地平线之下,天空被昏暗的墨蓝色染透,几颗遥远而又渺茫的星辰在天边闪烁,一如闻子珩此时的心情,在漫无边际的夜空中起伏颠簸,找不着降落的点。

    这半年来闻子珩时常加班,当然哪怕是按照正常的时间点下班,也无法准时接到四点钟就下课的闻溪。

    之前闻子珩找了个托管所帮忙照顾闻溪,可惜闻溪性格孤僻自闭,被其他孩子欺负了也一声不吭,后来闻子珩干脆给幼儿园塞了一笔钱,拜托他们每天派一个老师留下来照顾闻溪,直到他去幼儿园接人。

    祁成彻下班早时也会帮忙接一下孩子,只是次数多了闻子珩不好意思再麻烦人家,便没让祁成彻继续这么做。

    远远的就看见幼儿园门口站了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老师牵着闻溪的小手,两个人目不转睛盯着缓缓驶来的黑色别克车。

    “小溪,爸爸来了。”老师蹲下抱住闻溪小小的身子,指着下车的闻子珩柔声说。

    闻溪胆子小,即便大老远就认出了闻子珩的车,也不敢贸然上前,他抱着老师的脖子把小脑袋埋在老师的肩膀上,直到闻子珩走近揉了揉他的脑袋,才怯生生地抬头,用那双乌黑的大眼睛炯炯看向闻子珩。

    “小伙子,我们回家了。”闻子珩沉静了一天的脸终于绽放出笑容,他弯腰抱起主动向他伸出手的闻溪,向老师道别后,把闻溪抱到车后座上坐好,随后回到驾驶位启动引擎开车回家。

    别看闻子珩平日里不太喜欢出声,面对闻溪时却有滔滔不绝说不完的话。

    “今天中午吃的什么呢?”

    “老师教了什么?可以跟爸爸说一下吗?”

    “小溪,你晚餐想吃什么?爸爸下厨给你做。”

    “还是你想要什么玩具,爸爸都给你买。”

    终于,问到这个话题时,一直处于神游状态的闻溪被拉回思绪,他仰着白皙的小脸怔怔望着后视镜里闻子珩的笑脸,软软糯糯地开口:“爸爸,我想要妈妈。”

    陈焕回办公室的路上一直在回想,他只记得几乎整场会议都是董秘在说话,魏董则坐在旁边时不时简短地说一两句,而他其他时间都在不耐烦地看着手表。

    思来想去,陈焕还是决定给闻子珩打个电话说一下这件事。

    匆忙回到办公室,拿出手机的陈焕还没来得及拨通号码,余光中冷不丁瞧见沙发上坐了一个高大的身影,陈焕扭头一看,顿时吓得手机差点从手里飞出去。

    “魏、魏董?”

    “闻经理什么时候请的假?”魏卿说话的声音不大,语速也很平缓,可是字里行间扑面而来的低气压让陈焕喘不过气来。

    陈焕下意识后退两步,直到背部抵着玻璃门,才老实回答:“就在今天上午。”

    魏卿皮笑肉不笑地动了动嘴皮子,他来这里之前就把闻子珩的工作记录和出勤记录来来去去翻了好几遍,闻子珩是个标准的工作狂,风雨无阻雷打不动的准时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