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第 73 章

迷之鹿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1.com,最快更新被儿子他爹甩了之后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哦, 24小时后替换~购买比例达到70%以上可见正文  闻元娴心里是慌张的,她忍不住要去猜测魏卿对她态度这么冷淡的原因。

    虽说以前魏卿对她也不曾热忱过, 但是从来没有过像刚才那样连看她一眼都觉得多余的时候, 浑身上下散发的冷漠气息几乎要把闻元娴的心脏扎穿。

    她满心期待地仰望着魏卿,然而魏卿脸上冰凉而冷淡的色彩并没有因为她的献媚就退散下去,魏卿蹙着眉,嘴角抿成一条不悦的直线。

    随后, 魏卿莫名其妙说了一句:“闻小姐心情不太好吧?”

    “啊?”

    “我从没见过闻小姐那么凶悍的样子,看你平时柔柔弱弱的说话都怕太大声了, 原来还有这么让人意外的一面。”魏卿笑了笑,眼底一片冷然。

    “……”闻元娴面颊苍白,脑海里像复读机一样不断回放着魏卿这番话, 她心想完了, 魏卿果然听到她那些咒骂了,她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在魏卿随时可能出现的公共场合里暴露本性。

    可惜闻元娴丝毫没有要自我反省的意思,她把错误全部归咎到闻子珩身上, 要不是闻子珩故意激怒她, 她也不会怒火攻心蠢到说出那些话来。

    “这次吃饭就免了吧, 我担心有哪里惹得闻小姐不高兴, 也被你骂得狗血淋头, 可能还要被爆出什么黑料, 那可就得不偿失了。”魏卿再添一刀。

    闻元娴脸色又白了几分, 白炽灯光洒在她毫无血色的脸上, 像是能反光似的。

    等闻元娴落荒而逃后, 魏卿也离开了,闻子珩慢吞吞关了电脑,把办公桌上收拾整齐又关好窗户和电源,做完所有往电梯口走去时,远远的就看到等在那里的魏卿了。

    “……”闻子珩默默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

    不到十分钟。

    这家伙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走近时,魏卿已经按好电梯,闻子珩明显一副兴致缺缺且心不在焉的样子,魏卿却毫不掩饰他的美好心情,连说话的语调也不自觉轻了几度:“晚上想吃什么?”

    闻子珩无聊地看着显示屏里跳动的数字:“随便。”

    魏卿又问:“你儿子喜欢吃什么?”

    闻子珩回答得很迅速:“牛肉。”

    “……真不愧是亲爹,儿子喜欢的食物一口就能答上来。”魏卿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嘴角,阴阳怪气地说,字眼里不乏有些酸不溜秋的味道,“好歹我们以前好过几年,我喜欢吃什么你现在还记得吗?”

    吃醋。

    闻子珩在心里快速答道,品着这个答案忽然觉得好笑,都五年过去了,魏卿在这方面还是一点都没有变,可是想着想着,又感到一阵心酸。

    其他的,早已物是人非。

    直到两人从电梯里走出来到停车场,魏卿都没有等到闻子珩的答案,以他从前的性子非得把闻子珩按到墙上亲到对方说出他满意的答案为止,只是现在他没有立场也没有勇气。

    停车场里光线昏暗,魏卿沉默地看着右前方闻子珩那略显消瘦的侧脸,本想说些什么的,却感觉喉咙里堵了一团棉花。

    最终所有想说的话都化成一声叹息——

    然后魏卿一边叹着气一边打开副驾驶的门钻进车里,关好车门系上安全带,扭头就看到坐在驾驶位上的闻子珩一言难尽地盯着他,脸上写满了排斥和拒绝的表情。

    闻子珩说:“你不是有车吗?”

    魏卿信手拈来撒了个谎,无辜道:“坏了,我搭个顺风车你不介意吧?反正我们都是一路的。”

    “……”闻子珩一眼就看穿魏卿说的假话,偏偏他又无法证明魏卿在说谎,总不能打电话让修车的人来看看他的车有没有坏。

    一言不发驱车驶出了停车场,无比郁闷的闻子珩在接下来的路途中没再说一句话,尽管魏卿时不时会喋喋不休地扯东扯西,但每次闻子珩都超常发挥的展现出他最引以为豪的特质——刀枪不入。

    无论魏卿说什么,他就是不听。

    不听不听不听——

    快抵达幼儿园的时候,魏卿终于安静了。

    傍晚七点半,通常这个时候幼儿园的老师会领着闻溪在大门外等待,远远的就能看见站在路边张望的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今天不知怎么的,闻子珩张望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那个熟悉的小身影。

    “怎么了?”魏卿问。

    “没事。”闻子珩把车停在路边,下车走到幼儿园大门前望了一眼,才一边拿出手机拨通电话一边往回走。

    坐进车里,电话正好接通,老师已经回家准备晚餐了,听到闻子珩有些焦急的声音,笑了笑说:“孩子刚放学的时候,祁先生就把小溪接走啦,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挂了电话后,闻子珩继续拨打祁成彻的号码。

    嘟声响了六七秒,电话才被接通,听筒传来祁成彻带着笑意的温柔声音:“下班啦?”

    闻子珩应了一声,启动车子后为了方便,干脆把电话转为车内的蓝牙,这样一来祁成彻的声音不可避免要从车子音响里传出,不过闻子珩倒没什么可顾忌的,被魏卿听到了他和祁成彻的对话也无所谓。

    “小溪在你家吗?”闻子珩问。

    “对呀,今天下班早就把他接过来了。”祁成彻似乎还在做着什么事情,说话断断续续的,背景音是闻溪傻乎乎的呵呵声。

    听到声音的闻子珩愣了很久,他都记不得有多久没有听到闻溪发出这样的笑声了,久到他甚至以为闻溪只会沉默不语或者怯弱地喊着爸爸。

    “糟糕我怎么忘记把这件事告诉你了。”祁成彻才意识到自个儿一声不吭把闻溪从幼儿园带走了,顿时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啊子珩,小溪身上都是脏的,我回来就顾着给他擦尘土了,忘了跟你说一声,你现在在哪儿?”

    闻子珩说:“我在去你家的路上。”

    “好,我和小溪等你来。”祁成彻笑声轻缓,像一阵微风吹进心头,总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

    挂断电话后,车内是良久的沉默。

    随后冷不丁响起魏卿阴沉的声音:“这个男人是谁?”

    “魏卿不在,你有事的话等会儿再打来吧。”闻子珩声线平静得没有丝毫起伏,面对闻元娴,他连厌恶都懒得表现出来。

    “他不在?他怎么可能不在?他手机从来不会离身的!是不是你拿了他的手机?”对方张口就是一串尖酸刻薄的话,在闻子珩面前,她从来不屑于伪装,直接表现出最真实的自我,“我可没那么多耐心来应付你,快点把手机还给魏卿……对了,你现在和魏卿在一块?”

    “……”

    闻子珩扭头看了眼还在厨房里忙碌的魏卿,他半蹲在地上,正一丝不苟把洗干净的碗筷往橱柜里放,那极其认真专注的背影就像是在做某件严肃的大事。

    本来闻子珩是想把手机交给魏卿的,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在他这么做之前,冷不防有些莫名其妙的念头从他脑海里浮现出来——闻元娴和魏卿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早在六七年前,闻元娴就单方面对家里人宣布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并且非那个人不嫁,多年来闻元娴也一直在坚持着喜欢那个听说对她不怎么感兴趣的高冷贵公子,朋友圈里经常发些伤春悲秋的句子,很明显她一厢情愿的感情进展得并不怎么顺利。

    后来闻子珩和那个“家”断了联系,把包括闻元娴在内的所有人联系方式都删除了,直到去年闻父大寿,闻元娴不情不愿把闻子珩的微信加了回来,闻子珩才得以继续通过朋友圈窥见闻元娴的感情进度——依旧在苦逼的单恋中挣扎,貌似她的男神始终没有接受她的爱恋。

    想到这里的闻子珩霎时一愣,他似乎抓住了某个至关重要的点,把这条思路理清楚后,原本模糊的猜测都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既然闻元娴能坚持喜欢一个人六七年,又怎么会在喜欢那个人的同时把目光转到魏卿身上?

    除非——

    魏卿就是闻元娴心心念念喜欢了六七年的男神。

    “闻子珩,你聋了还是变成哑巴了?你没听到我在说话吗?”闻元娴气急败坏的声音将闻子珩飘远的思绪猛地扯了回来,哪怕隔着手机都能感受到她滔天的怒气值,闻元娴说起话来难听又刺耳,带着不可一世且高高在上的傲气,理所应当的语气犹如是在使唤家里的佣人,“把你们现在的地址发给我听到没有?”

    反应过来的闻子珩讥讽的嗤笑一声,心里憋着一股火,压着声音反问:“魏卿就是你那个非君不嫁的真命天子?”

    “关你什么事?”闻元娴字里行间全是不耐烦,迫不及待催促道,“快点把地址给我,等一下你随便找个借口离开就是了,让魏卿在那里等我一会儿。”

    这下闻子珩直接笑出声:“你架子挺大的呀,我凭什么帮你稳住魏卿?”

    “你这话什么意思?就凭你姓闻,凭我爸妈花钱养了你二十几年,当初说要和我们家断绝关系的人是你,结果后来你还是问我爸要了钱,有些事情我和我妈不说出来不代表我们就不知道,看你带着个私生子可怜兮兮的,你还真给点颜色就开起染坊来了……”

    闻元娴骂起人来就像是机关枪一样笃笃笃不停发射子弹,难以想象她平时展现出来的是脆弱柔软而又温和得不堪一击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