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 28 章

过渡欢喜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1.com,最快更新病娇娇[快穿]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言衡在公司开完了会, 处理完几件事之后,已经到了下午五点。他拿起了自己的外套,坐上车回家。

    深秋的时节,天气已经渐渐转凉。大概二十分钟之后, 言衡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他刚一进门,就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的手里还抱着一罐爆米花, 边吃边看电视。

    言衡静了静心,坐到了宴清歌的面前, 伸手拿起了一粒爆米花:“姐姐在看什么电影?”

    “我随便选的一部。”她边说边将遥控器给按了个暂停, “阿衡, 我……”

    言衡将外套脱到了一边, 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换了一件浅蓝色的针织毛衣, 这才走了出来:“嗯?姐姐要说什么?”

    宴清歌皱了皱眉,想了一会儿,又叹口气:“没什么。”

    言衡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了然的神色, 她想说什么, 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是说席崇桢和自己分手的事吧?可是啊, 言衡想, 他是不想听到这个人的名字的, 因为与席崇桢有关的那些事,每时每刻都在提醒自己, 自己被宴清歌排除在外了。

    “好吧!”言衡无奈道, 他用手挽起了自己的袖子, 换了个话题,“姐姐晚饭想吃点什么?”

    宴清歌将身子完全的靠在了沙发上,摇了摇头:“不想吃晚饭。”

    言衡听了,走进了厨房,不一会儿,里面传来了放水的声音,还有菜刀躲在砧板上的声音。

    宴清歌看着厨房里的人,那人在厨房忙前忙后,从她的角度,她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她想,言衡最初对自己是只有亲情的,以前的那些所谓的占有欲不过是像小孩子被抢了自己的棉花糖后所生出来的本能。可是她一步步的刻意的诱导,让他的感情从量变变成了质变。就像是堆积在地上的沙堆,一点点的、一点点的向上面增加沙子,沙堆的顶部变得日渐尖锐,终有一天,再加那么小小的一捧,沙堆便轰然倒塌。

    宴清歌坐在沙发上,脚尖微微的翘起,她嘴角带着微笑,心情愉悦的看起了电影。肯定要先休息休息啊,毕竟,晚上还有一场戏要演呀!

    *

    言衡在厨房里忙活了一个小时后,食物的香气已经弥漫了整个室内。

    宴清歌闻到了一股甜腻又带着清香的味道,紧接着,她就看到了言衡将一盅甜品放在了桌子上。

    “姐姐,过来吃饭了。”言衡将菜全部放上了桌,就瞧见了自己姐姐用鼻子轻轻的嗅了嗅味道,然后立马的走到了餐桌旁边。

    “这是什么?”宴清歌指着一盅甜品问道。

    言衡用勺子盛了一碗甜品,放到了她的面前,解释道:“燕窝莲子羹。”他又给自己盛了一碗,“你不是喜欢吃莲子么?但是你总是嫌弃莲子炖在银耳里味道又香甜又苦。这次我讲莲子提前用糖水煮了一下,去掉了干莲子自带的苦味,然后炖在了燕窝里,给你做甜品。”

    他一说完,就看到宴清歌惊讶的看着自己。

    言衡失笑:“这是怎么了?”

    “阿衡什么时候这么会做菜了?”

    “前几天无事的时候琢磨了一下。”言衡看着宴清歌一直盯着自己看,他不自然的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姐姐心情不好的话,吃点甜的吧。”

    桌上其余的菜都冒着热气,可是却无人动一筷子。两人坐在桌子旁边,喝着甜品。言衡偷偷的看了正在喝甜品的宴清歌一眼,突然间觉得自己很幸福,就好像整个人掉进了用蜜织成的泡沫球里面。他甚至都舍不得动一下,唯恐害怕戳破了这个虚幻的气泡。

    可是紧接着,他就看见了宴清歌拿着勺子的手顿住了,随之而来的是细细的抽泣的声音。

    终究,虚幻的东西还是化为一片虚无。

    言衡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心里的感受,他的心在这一刻突然间就被提了起来,悬在半空中,随着对面那人漂浮不定。

    “阿衡……”宴清歌抬起了头,眼睛红红的看着对面的言衡,“我和席崇桢分手了……”

    言衡点了点头,抽了两张纸,坐到了宴清歌的旁边,将纸递给了她:“他不值得的,不值得你这么喜欢他。”

    一直以来,在他心里都是很软绵好说话的人,这一次却异常的执着。

    “可是,我偏偏喜欢他啊!”

    言衡只觉得心脏堵了一大块,以前不是没有过这种感受,他也早就习惯了一瞬间喘不上气,只是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要他的命。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那声音好像不属于自己,那声音问宴清歌,那你究竟喜欢他哪里呢?你究竟喜欢他哪里呢?他也很想知道,很想学学。

    “他对我很好,是除了你之外,最好的人了。阿衡,你知道的,所有人都不喜欢我。爸爸、阿姨还有姐姐,就连你,最开始……也是不喜欢我的。可是他不同,他见着我的第一眼,就把我当做一个人来对待,他没有将我当成累赘,将我当成上不得台面的人、他……他……”

    言衡听着宴清歌的话,突然间想到,如果自己一开始就喜欢姐姐,现在她喜欢的会不会是我呢?如果,自己继续对她好下去,会不会有一天,她也喜欢上自己呢?

    这个念头一入了他的脑子,就开始生根发芽。

    “我们看一场电影吧?”言衡将宴清歌从椅子上抱到了沙发,然后拿起了遥控器,“看你喜欢的喜剧电影。”

    宴清歌坐在沙发上,情绪还没有恢复,她靠在言衡的肩膀上,眼睛盯着屏幕,可是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阿衡,权势很重要吗?”她的声音很浅,却清晰的传入了言衡的耳朵。

    言衡听到宴清歌的问题,愣了一下子,缓过神回答:“权势是很重要。有了这个东西,就不会再有人看不起你……而你……”也可以守护自己在意的人。

    “我知道了。”宴清歌没听到后面,她靠在言衡的肩膀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阿衡真的长大了,以前你的肩膀总是搁得我下巴疼,现在很舒服呢……”

    听到宴清歌的话,他弯起了嘴角。

    言衡希望自己的姐姐再伤心一点,最好对爱情这个东西绝望。他会对她很好很好,好到让她离不开自己。

    窗帘未拉,月光透过了玻璃窗洒在了室内。言衡在电影开场之前,将室内的灯光全部关闭。此时此刻,静谧的屋内,言衡清楚的听到自己旁边人传来的呼吸声。

    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四年前的夜晚,那天晚上也是这样,也是他们两个人。可是第二天,他就完成了从男孩到男人的蜕变。

    十几分钟后,自己肩膀上传来了轻微的动作——宴清歌睁开了双眼。

    “阿衡……”宴清歌喊道。

    “嗯?”

    “阿衡阿衡……”声音充满了不安全感。

    “我在。”

    “阿衡,真好!你永远在我身边,无论我做了什么事。”所以请继续保持啊,不管之后有多么绝望,记得这种深入骨髓的喜欢!

    “那你就永远不要离开我身边。”言衡揣着一颗跳动的心回答,是试探,也是委婉的表露心迹。

    可是让他失望了,宴清歌根本没有回答他的话。

    言衡按捺住自己的失意,手指在拨弄着宴清歌落在自己的面前的长发,他问道:“姐姐……喜欢、喜欢我吗?”

    长年处事不惊的人在此时此刻又恢复了毛头小子的模样,问问题的时候,避不可免的有些结巴。

    越是在意,越是珍重,越是容易出错。

    宴清歌靠着言衡的肩膀上,回答道:“喜欢的。”

    “有多喜欢?”

    “唔,”宴清歌想了一会儿,直起了身子,看了一眼外面,然后又对上了言衡,“最最最喜欢,嗯像是……像是摸不到月亮的喜欢。”

    言衡笑了:“这是什么比喻?”

    “那像是四月雪落在我手指那样的喜欢?”

    言衡靠近了宴清歌,眼睛里带着笑意:“四月雪,是姐姐喜欢的那种植物吗?姐姐说过要在以后的房子旁边,种满四月雪。一到盛开的季节,整个院子里都是白色的花,落下来,像是飘在四月的雪。”

    宴清歌点点头:“这个比喻好不好?”

    “不好。”言衡将下巴搁在了宴清歌的肩膀上,像是一只柔软的大狼狗,就这么靠在了他的身上。沙发上,两人相对而坐。言衡的手轻轻的摸着宴清歌的耳朵,他就这么贴在她的耳边,他的呼吸都传到了她的耳朵里,她听见他说——

    “不好,姐姐,这个比喻不好。”

    宴清歌委屈的说道:“可是我想不出来了。”

    言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的嘴巴亲在了她的耳朵上:“应该是刻入心脏的喜欢,姐姐,像是你耳朵上的痣——这么的喜欢。我亲了亲痣,或者我用手摸摸,它从来都安安静静的,一直在你的身上,永远都在我的视线里。”

    言衡说完,他觉得自己已经将话挑明了。他爱她,可以悖离人伦道德。只要她答应,他可以将她永远的放在自己的身边。倘若有人因为两人的关系而嘲笑她,那他会把自己还给她。

    宴清歌看着言衡真挚的眼神:“阿衡,会永远答应我任何的要求吗?”

    言衡的心跳在此刻加速,他的耳朵也渐渐变红:“当然。”

    答应我吧,答应我……他在心里祈求。

    只见宴清歌垂下了眼帘,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着言衡,她说:“阿衡可以帮我,让我嫁给崇桢吗?我知道阿衡一直都很有能力,所以这次……这次帮帮我好不好?”

    言衡的空荡荡,总是让她觉得少了一些什么,窗台上一眼过去满是死气。

    走在医院的走廊上,宴清歌远远的就瞧见了宴初叶和车静两人,两人身高差不多,她们一起朝着医院大门方向走去,动作优雅又矜贵,看起来只是来医院看一个陌生的朋友。

    宴清歌看着她们的背影——宴初叶站在车静的旁边,手里乖巧的帮车静拿着包,俨然一对母女的模样。

    她讽刺的笑了一声,像是看了一场戏。

    随后打了个电话给王妈:“王妈,嗯,我想在这里陪着阿衡,你能帮我把东西收拾了送过来吗?”

    在外边给车静和宴初叶带路的王妈接到了宴清歌的电话,立马转头就告诉了车静。

    车静愣了一下,她大概是没想到宴清歌会和言衡相处得这么好。对于她而言,这个儿子太过冷漠,浑身就像是长满刺的仙人掌,她每每想接近就被这个儿子的言语刺激得心生恼怒。

    “那她要照顾就让她照顾好了。”

    宴初叶适时出声道:“可是小衡的身体恐怕一时半会儿好不了,清歌……”她看了一眼车静的脸色,又补充道,“不过这也是因为清歌的原因,才让小衡受了这个苦。”

    这话不说倒好,一说车静脸色更加难看,一言不发的走进了车内。

    宴清歌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停在医院外的车早就已经离开了。

    她也不急,小步的走在街上,走一会儿便气喘吁吁,又停下来休息,半走半停,走了好大一会儿才到了一家花店。

    “您好,欢迎光临,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

    宴清歌走到了一架花面前,看着各式各样的不知名的花,争奇斗艳。

    “有什么代表健康话语的花么?”

    服务员走到了宴清歌旁边,伸手从架子上拿起了一束花:“六出花代表健康,而且颜色比较淡雅,香味清淡……”

    宴清歌微笑着拿起了服务员手中的花放在自己的鼻子间轻轻的闻了一下,随后一抬头就看见了架子最边上的一朵鲜艳的橙色类似蘑菇的花。

    “那是什么花?”

    宴清歌用手指了指。

    服务员介绍道:“这个啊,是荷包花。不过,小姐,它不太适合探病……”

    宴清歌接过荷包花,用手在那花瓣上摸了摸:“它的话语是什么?”

    “幸福,安康。据说,是由摔断了腿的公主幻化而来。”

    “摔断了腿啊……”宴清歌低头闻了闻荷包花,嘴里呢喃的说道,再抬起眼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笑意,“我就要这束了。”

    服务员本想提醒她,这花不适合探病。可是瞧见眼前的女孩儿,笑得这么明媚的样子,她突然间就噤住了声。

    宴清歌手里捧着一束蘑菇似的花,回到了医院,一推开门,就对上了言衡冷冰冰看着她的眼神。

    她不知道言衡醒来了多久。

    她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将花摆在了窗台上,花橙艳无比,与房间格格不入。

    言衡的视线落在了窗台上的花上,宴清歌站在一边,像是个等待大人斥责的孩子,战战兢兢。

    言衡不出声,她不敢动,贴墙站在,眼睛看着他。

    “你很高兴?”半晌言衡出声讽刺道,“看到我腿瘸了成了个废物,你很开心?”

    宴清歌有些惊慌失措,想解释,可是言衡没给她这个机会。

    “你在庆幸对吧?终于有人比你更可怜了……宴清歌!”

    言衡躺在床上,嘴里吐出的话如同淬了毒的刀子。

    宴清歌低下头,声音细微,却足以让言衡听到:“你不会是个废物。”

    有些人喜欢用尖锐的牙齿来掩饰自己正濒临崩溃的内心,他的言语锋利又刻薄,代表这个人内心此时却最脆弱。

    她怎么会放弃这个机会呢?

    毕竟是她亲手创造出来的。

    宴清歌乖乖的拿了医院的一个小凳子坐在一旁,整个人看起来十分乖巧,封闭的房间里顿时静谧得可怕。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推门进来了。

    是几个护士,还有王妈。

    王妈将宴清歌的东西给她拿了过来,随意敷衍的交代了两句,就离开了。

    而护士则是检查言衡的腿,还有身上其余的擦伤,临走时,还不忘告诉言衡:“你姐姐对你可真好!”

    宴清歌看着言衡全程接受检查的过程,一言不发。像是受伤的狼,让他人为所欲为,而自己却置身事外。

    她想,这次真的是把亲爱的弟弟那心里仅存的骄傲捻碎了一地。

    不过关系,她会用胶水把它一点点粘起来,让它看起来就像是未摔碎的骄傲的水晶杯。

    房间里又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宴清歌走到了言衡的面前,蹲在他的床边问道:“阿衡饿了吗?”

    言衡不出声。

    宴清歌接着出声:“我去给你买粥,医院的粥很好吃,又黏又稠。”

    言衡看着宴清歌贪吃的表情,嘴角笑了。

    宴清歌有一会儿惊讶。

    她从来没见过言衡笑,哪怕是在以前。

    言衡嘴角的笑意突然间就收起,冷漠的看着她,吐出了一个字:“滚。”

    宴清歌有些露出受伤的眼神,走出了病房,靠在旁边的墙壁上,眼睛里是一种跃跃一试的兴奋。

    这么倔啊!

    她越来越期待了。

    越是倔的性格,以后越是偏执。一旦成型,那便是一把锋利的刀剑。

    她再次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粥。宴清歌坐在小椅子上,拿起了勺子舀了粥,递到了言衡的嘴边。

    直到她的手臂都僵硬了,言衡都没有表态。

    宴清歌想,她是不是该给言衡换一种食物。

    她放下了手里的粥,一放下,言衡就出声了。

    “五分钟。”

    宴清歌不明白言衡在说什么:“什么意思?”

    言衡转头看着宴清歌:“所谓的你照顾人,原来只有五分钟的耐心。”

    宴清歌理解了:“可是……可是你不是……不吃吗?”

    言衡笑了:“连我心里的真实想法都不能猜想到的人,你凭什么照顾我?还是把我当做你养的一条狗?”

    宴清歌并不能理解这两者之间有什么逻辑关系,言衡似乎有些开始发泄情绪了。

    她坐在小椅子上,一脸茫然的看着言衡,吞吞吐吐的出声:“可是……阿衡,我没有养狗啊!他们不准我养的!”

    迎着言衡的目光。她努力的阐述着这个事实,后面又像是在告状,一脸认真的模样,让言衡感觉到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了。

    言衡浑身一松,有些自暴自弃的说道:“你走吧!”

    宴清歌从椅子上站起来,将王妈给自己收拾的东西拿出来,里面放着几本书,她就拿着书走到了一旁的桌子上,看着在床上的人:“说了照顾你就是照顾你,说了就要做到。”

    言衡双眼放空,看着白白的天花板,过了一会儿,看到了正在写作业的宴清歌。

    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屑,明明学不会数学,为什么还要一直用你那有限的智商去绞尽脑汁呢?

    明明身体不好,为什么却总喜欢多管闲事呢?

    ——你以为你是谁!

    宴清歌写作业写到一半,看到桌子上的粥丝毫没动,她打了个呵欠,就这样靠在了桌子上,睡了过去。

    她醒过来的时候,是傍晚。

    双脚维持一个动作太长时间没动,已经麻了。

    稍微一动又麻又痒的感觉从脚底传来,她一动不敢动。

    可是当她的眼神扫到了桌子上的空碗,突然间一个激动就走到了言衡的床边,边走边惊讶的轻声喊他。

    言衡一睁眼就看见了面前的人一脸痛苦又高兴的样子。

    她站在自己的面前不动,嘴里委屈的抱怨:“阿衡,我脚麻了!”

    言衡看到她这个模样,突然间就觉得心情稍微好了一点:“蠢死了!”

    他刚说完,就觉得自己不该吃那碗粥。

    因为他很想上厕所,特别想!

    宴清歌正在吃着话梅,突然间感觉有人在看自己,她一抬眼就对上了言衡的目光,左手拿着话梅,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言衡,里面还带着一点茫然,似乎不明白为什么言衡要这么看着自己,却在还未察觉之际,就露出了微笑,她的笑很有感染力,连带着言衡本来阴郁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最起码,还是有一个人在乎我的。言衡想。

    言衡认真的听着助教的话:“我会好好练习的。”

    助教拍了拍言衡的肩膀:“好了,今天的练习到此为止,晚上好好吃一顿,补充体力。”

    宴清歌听到了助教的话,知道今天的训练结束了。她乖乖的将还没有吃完的话梅放进了自己腰间的小包,然后又将垃圾桶放到了旁边,用纸巾擦完了手之后才走过来扶起言衡。

    言衡看着她的一系列动作,她擦手的时候,把每根手指都擦到了位 ,就是因为要来扶自己,担心自己会觉得脏?

    突然间,他的心就像是被什么冲击了一般,那是一种久违的感觉,他的姐姐,好像一直在给“感动”啊!怎么能,怎么能对自己这么好呢?

    宴清歌俯身拿起地上的拐杖之时,嘴角勾了起来。

    呐,人都是健忘的动物。一时的恩惠,总有一天会被遗忘,只有不断的用另类的方法提醒着他们自己曾经给予的恩惠,他们才会永远记得自己的好,才能将对自己好这种行为固化成自己的本能啊!

    她将拐杖拿了起来,另外一只手扶起言衡,却不料,言衡伸出了手。

    “阿衡?”

    言衡看着宴清歌不解的眼神,嘴角翘了起来:“拐杖既然是姐姐送给我的,那自然是我来拿啊!”

    宴清歌恍然大悟,立马将拐杖放到了言衡的手上,叮嘱道:“那阿衡要好好爱护这根拐杖,我……”花了两年的压岁钱呢!

    后面的话她说得又快声音又小,过耳不留,可是言衡还是捕捉到了。

    “花了几年的压岁钱,嗯?”

    宴清歌眨了眨眼睛,伸出两根手指:“两年,不过很值得!”

    “唔,没关系啊姐姐,我以后会给你二十年,不,二十年太短了,还是一辈子的零花钱吧,好不好?”

    “真的,你不骗我?”

    言衡看着宴清歌有些怀疑的模样,装作思考了半晌,才回道:“我刚才想了一会儿,觉得还是算了吧!”

    他说完就借着宴清歌的力一步步的往着前面走,可是余光又注意着宴清歌的表情,看到自己姐姐突然间有些失望的模样,他心里微不可察的叹了一口气,怎么分不清真话假话呢?

    算了,总归是自己的蠢姐姐,他会好好照顾的!

    宴清歌扶着言衡回到了房间,又帮他洗了个澡。若是说一个月前,宴清歌还会觉得有些“害羞”,那么现在她已经觉得无所谓了,而言衡,更是经过了这一个月的洗礼以及尝试过自己姐姐清奇的脑回路,他心里唯一的那一点羞涩已经全部抛诸脑后了!

    他全新全意的接纳了她,作为一个亲人。

    医院送来的晚饭十分丰盛,有红烧排骨,丰富的钙质可以维护骨骼健康,还有鸡汤这些补充营养的食物。宴清歌满足的喝了一口鸡汤,然后又盛了一碗饭。

    言衡有些惊讶,可能是因为身体不好,平时晚饭姐姐只喝一碗汤,多余的她根本吃不下。

    他夹了一块排骨放到了宴清歌的碗里,装作随意的问道:“姐姐今天很饿?”

    宴清歌吃了一口排骨,排骨做得不能算是油腻,但是对于一个常年吃饭轻油淡盐的人而言,油多少还是有点厚,她有些不适的点了点头:“今天回家,再来医院的时候,没有车,我走过来的。”

    言衡听了,心里不是滋味。姐姐回家是为了拿钱,而拿钱又是为了给自己做拐杖……他夹了一块排骨,然后用筷子将排骨的骨头全部剃掉,再用筷子压在剩余的肉上,稍稍用力,浸入排骨里的油汁就析了出来。随后,在宴清歌惊讶的目光下,他将肉放进了对面的碗中。

    宴清歌感动的看着言衡,一双眼睛亮晶晶的,言衡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亮晶晶的东西里面倒映的全部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