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第三五五章

梦廊雨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1.com,最快更新重生七十年代小中医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葛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脸上的神情有些抑郁, 想到未来即将发生的事情时,他的脸色也就变得越发地难看了起来。

    不过未来的事到底还没有发生, 既然重来一次, 那就代表着还有更改的余地,他也不用这么悲观。

    葛磊在房门外面站了一会, 听到了房间里面传来了白珍珍和葛青山说话的声音,葛青山似乎是说了什么,白珍珍娇嗔的声音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听到自己母亲那娇滴滴的声音葛磊大约也能明白自己父亲为什么宠了自己母亲一辈子。

    自己的母亲其实是个好人, 不过因为从小被娇养着长大,后来又被葛青山给宠到了心里面去,她并没有那么多的心眼而已, 以她自己的认知来看,她对待孩子们倒也还算是可以。

    他摇了摇头,也没有再继续想下去了,转身去拿了盆添了热水, 洗漱干净了之后, 葛磊便躺在了床上面, 没过一会儿的工夫他便陷入了梦乡之中。

    夏季里面的天气炎热,即便是门窗全都打开着, 也感觉不到太多的凉气儿。

    这一夜的时间葛磊睡得不太踏实, 他老是梦到上一辈子发生的那些事情, 一夜醒醒睡睡,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少次,这便也导致了第二天天亮起来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有些头重脚轻的。

    农忙还没有结束,所以大家都起来的很早,葛磊也没有贪睡,很早便跟着一起起来了。

    早餐是三姐葛淼做的,因为下田的时候要出大力气干活,早餐的时候做的便是比较经饿的面条。

    像这种农忙的时候,他们家从来也不吝啬食物,用葛青山的话来说,只有吃饱了才能更好的干活,可不能亏待了自己的身体,要是图一时节省,身体若是亏损的话,想要补回来得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才行。

    早上天刚蒙蒙亮,大家全都围在餐桌旁吃饭,不过白珍珍依旧没有出来,现在的时间还早,她仍旧在睡梦之中,估摸着等到早上九、十点才能起来。

    葛青山看着自己孩子都在,便开口说道:“你娘又有了孩子,这段时间你们要多干些活,不让你娘累着了,你们都晓得不?”

    当葛青山说出了白珍珍怀孕的消息之后,就像是在家里面扔下来个炸/弹似的,把这些孩子们都给弄蒙了。

    葛森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奇怪,他抬起头来看了葛青山一眼,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的,只是看着葛青山那喜气洋洋的样子,他最终又沉默了下去,只是淅沥呼噜地吃着面条,旁的话是啥也没说。

    葛焱虽然嘴上答应了,但是脸色仍旧有些不太好,他咕哝了一句什么话,声音不大,其他的人并没有听清楚,葛青山还想再问,葛焱便说道:“爹,我知道了,我们肯定不会让娘累着的,再说就算娘没怀孕,家里面的事儿她不是也不干么?”

    葛焱说的是实话,虽然有些不太中听,可是葛青山也不好说什么。

    葛垚和葛晶他们也纷纷表了态,到最后就只剩下了葛磊和葛淼两个人没有表态,葛青山的目光便落到了他们的身上。

    葛淼在知道自己母亲又怀孕的消息之后,脸色便一直有些不太好,葛青山见到她这样子之后,便问了一句:“淼淼你在想些什么?你娘怀孕了你难道不高兴吗?”

    葛淼抬头看了自己老爹一眼,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我有什么好高兴的?”

    葛淼其实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她长到这么大,早已经知道了自己老娘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他们老娘是千金大小姐,从来也不会照顾旁人,就算是她好好的时候,都要他们来照顾,更别提现在她怀孕了,更是金贵的要命。

    原来大姐没出嫁的时候,自己老娘都是大姐一手伺候着的,然而现在大姐已经嫁了出去,成了别人家的人,葛森又是男孩,田里面的事情都得他张罗着,家里面的事儿也指不上他,也就是说白珍珍怀孕了以后,家里面所有的事都得落到她的头上,她自然不开心。

    然而心里面有再多的不开心,她却是一个字都不能说出来,自家老爹宠老娘宠的要命,那是当眼珠子一样看待着,他们这些孩子都得排边站,就算是他们说的是事实,说出来也只能找骂而已。

    葛淼悻悻地应了一声:“我晓得了。”

    葛青山沉浸在他又要做父亲的欣喜之中,倒是没有注意到自己几个孩子的那些变化。

    其实重生之后的葛磊关于上辈子的事情都记得不太清楚了,所以上辈子知道了白珍珍怀孕之后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已经记不清楚了,现在看着葛淼他们的样子,葛磊对前世的事情又有了一些认知。

    看来家里面的这些孩子们对葛珍珍再次怀孕的事情都有些不大乐意,不过想来也是,白珍珍珍原本就娇气,怀孕了之后更是娇气的厉害,而葛青山在乡里面医院上班,家里面的大事小情他都帮不上忙,照顾白珍珍的事情自然要落到这些孩子们身上。

    家里面除了年幼的葛晶以及大大咧咧的葛垚之外,其他人对这个孩子的到来都没有抱什么期待,整个家里面唯一开心的人,大约也就只有葛青山。

    这顿早餐虽然丰盛,但是大家都吃得没滋没味的,吃过了早饭之后略微休息了一下,他们便张罗着东西到田里面去干活了。

    葛磊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今儿也要是下田去干活儿,他走了家里面的事儿都得葛晶来弄,葛磊看了看葛晶的手,见红肿已经消退了,便放下心来,自己和葛晶说了两句话之后便匆匆地离开了。

    像是葛磊这样年纪的,割稻子的事情自然是轮不到他来做的,他能做的就是将大人们割下来的稻子用秸秆搓成的绳子捆起来,然后抱到田埂上面去,放到那儿之后自然会有其他负责这一块的人将稻子给拉走。

    像是捆稻子的事情看着简单,实际上做着不容易,葛磊虽然每一次都捆的稻子都不算太多,可是忙了一会儿仍旧是有些受不了。

    干了没一会儿的功夫,汗水便不停地从额头上往下淌,,他头上戴着草帽,草帽遮得住日光,却挡不住温度,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跟水洗过的似的。

    葛磊的脚在水稻田里面泡了一上午,早已经白的发胀,疼痛一阵阵地从脚心处传来,可他却只能咬牙继续忍着。

    葛磊觉得自己得尽快适应这样子的生活,水稻一年两季,到了秋天还得要继续收水稻,现在距离他从村里面出去还有十来年的时间,早日适应了对他也有好处。

    真要忙碌起来的时候,时间就已经没了意义,一早上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等到收工的哨声吹响的时候,葛磊整个人已经是头重脚轻,完全提不起来力气。

    他整个人毫无形象地瘫软在田埂上,嘴里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都已经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他要哪里顾着形象?干了这么一早上的活儿,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已经是不属于他自己的了。

    看到葛磊这个样子,葛森默默的走了过来,将手里面的塑料水壶递给了葛磊,葛磊朝着葛森笑了笑,接过水壶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

    塑料水壶里面的水放了一早上,被太阳晒得都已经有些发烫了,热乎乎的水灌下了肚,多少已经缓解了他的劳累,葛磊松了一口气,哑着声音朝着葛森道歉。

    葛森伸出手去摸了摸葛磊已经汗湿掉了的头发,开口说道:“你身体还没有彻底地恢复力过来,还是回去休息休息吧,田里面的活不用你来忙,我跟你三姐四哥他们来就成了。”

    葛磊摇了摇头,极为认真地说道:“哥,我今年都已经十岁了,田里面的活也能做了,农忙正是挣工分的时候,忙了夏收和秋收,也能挣上不少工分,等到年底的时候,咱们也能多分点粮食不是。”

    顿了顿,葛磊又说了一句:“现在娘又怀孕了,马上家里面又多了一口人了,虽然爹在医院上班能稍微赚点儿钱,可是能多攒一点总归是好的,我可不想再饿肚子了。”

    葛森显然也想起了那□□时候的事情,他的脸色有些发白,长叹了一口气之后,倒是没有再说什么了。

    中午饭是葛晶送来的,昨天因为有葛磊陪着,一次就能把饭给送来,但是今天她就只有一个人,来回跑了两趟,才将所有的饭菜全都拿了过来。

    看着葛晶晒的红彤彤的脸孔,葛磊心里面有些不是滋味。

    只是这年月,大家都是这样辛苦过来的,十岁的葛磊对这一切都无能为力。

    葛磊现在就只有十岁,在郝翠珍的眼中他就是个屁囊孩子,在大人说话的时候哪有屁囊孩儿说话的份儿,眼见着葛磊截断了话茬,郝翠珍的脸色便立即拉了下来。

    “不对不对,有啥子不对的?你这小屁蛋子知道些什么?去去去,大人说话没有你插嘴的份儿,去一边儿去,再说小心我揍你屁股。”

    说到后来,郝翠珍就忘记了葛磊是别人的家的孩儿,当着葛青山的面儿就开始教训起来他了。

    葛青山见到郝翠珍这个样子,眉头不由得皱了皱,虽然他最疼的是自己的老婆,可并不代表着他就不喜欢自己的孩子们,葛磊被郝翠珍这么奚落,葛青山也有些生气了。

    “他三婶儿,不过是个小娃娃,你看你说的是什么话?”

    郝翠珍在家里面杵攮(chu  nang)自己家的孩子惯了,这一时间嘴上没把门儿的,就这么把心里面想说的话给冒了出来,眼见着葛青山似乎有些不快,郝翠珍立马抬起手来,轻轻地在自己的脸上拍了一下。

    “啊呀,青山兄弟,你看你嫂子这张嘴,我真不是故意的,你看我也没个文化,也就是这大咧咧的性格,我有口无心,有口无心,你可别和我计较。”

    这好话赖话她都说了,葛青山似乎也不好在说些什么了,只是皱起的眉头仍旧没有舒展的迹象。

    郝翠珍暗自骂了一声葛青山小气,可是这面上却仍旧摆出了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青山兄弟,这事儿咱就不说了,你看你大侄儿吃的药……”

    说来这郝翠珍也好笑的紧,明明刚刚才把人给得罪了,结果转过脸儿来却又想着占便宜,这脸皮也是厚的没边儿了。

    葛青山也不是傻子,自然也听出来了郝翠珍话里面的那些意思,他虽然是个老好人,可也不是没有自己计较的,听明白了她的意思之后,脸上的表情便变得更加难看了。

    只是他向来不会拒绝人,这些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正当他皱着眉头想着的时候,郝翠珍又一次开口说道:“青山兄弟,你这是咋地啦?该不能是不想给咱们药吃吧?唉,你也知道,俺们家的日子没有你家的日子过的好,你堂哥就是个土里刨食的农民,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这些药钱伦理说是要给你,可是咱们家里面不是困难吗?你看你家里面的日子过得这么好,你是医生,弟妹又是能给人接生的,要我说这十里八村的没有一家子能有你家的日子过得好的,不过是两药要而已,也要不了多少钱,你还是医院里面的正式工,要是拿药的话肯定会有优惠的,你大侄儿的病也快好的,只要在吃点儿药就成了,你该不能连这么一点儿药都舍不得吧?”

    要说这郝翠珍在占便宜这方面也是个人才,别看她没有文化,想要占便宜坑人的时候说话也是一套一套的。

    先前她还是暗示,可是到了现在已经开始明着讨要了,要说先前葛青山还能当做没有听懂的样子,可是现在他却不能在这么做了。

    正当葛青山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葛磊却再一次开口截断了葛青山的话。

    当一个好人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关键的问题是当一个好人可以,却不能成为一个烂好人,从自己身上割肉去补贴别人家的事儿更是万万做不得。

    这种事情有一就有二,你给他们喝汤,他们却恨不能把你的肉都吃了,别说感激了,不在背后说你是傻子就是人家心善了。

    上辈子的时候葛青山因为这烂好人的脾气吃了不少的亏,开始的时候人家或许还会有感激的情绪存在着,可是到了后来,就都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先前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他改变不了,可是现在既然他见着了,那自然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毕竟在这一九六五年的时候,人人家过的都不容易,他们并不是什么富户,若是人人都像是郝翠珍这样子来占便宜,他们家的日子也就不要过了。

    “三婶,你看你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专门来占我们家便宜呢。”

    郝翠珍想要开口说些什么话,可是却被葛磊给截住了话头,他根本就没有打算让郝翠珍能再开口说话。

    “三婶,你只是看见了我爹上班儿,我娘给人接生,你就觉得我们家日子过得好,可是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家的孩子也多啊?我们家的兄弟姐妹加起来可有七个人啊,而且都是半大不小的孩子,有道是半大小子吃穷老子,更何况我们家还这么多半大小子?”

    “你说我爹在医院里面拿药便宜,能拿到内部价,你这话可就说错了,那医院可是公家的,药房的药都是明码标价的,就算是我爹是医生,去拿钱也得照价给钱。”

    “大海哥得的是痄腮吧?我记得这种病得喝小柴胡汤,这一副药算下来恐怕得七八毛钱,两副就得一块多钱,你该不会是想让我爹来掏这个钱吧?”

    郝翠珍哪里想到葛磊竟然把话说的这么明白,她的脸忽青忽白的,却仍旧强忍着脾气说道:“你看看你这屁蛋孩子说什么呢?大人说话哪里有你插嘴的份儿,去去去,赶紧一边儿去,可别来这里添乱了。”

    葛磊并没有如她所愿的离开,而是继续说道:“三婶,你不愿意花钱也成,反正你不是说了大海哥都快好了吗?这样吧,你去弄点儿鲜蒲公英或者是鲜马齿苋,要不然鲜仙人掌也成,把这些东西全都捣烂了糊在患处,一天两次,估计过了没几天就成了。”

    这些不要钱的东西上次葛青山也跟她说过,可是郝翠珍却觉得不要钱的东西肯定没有中药效果好,所以这才死乞白赖地过来想要在白要些药来。

    然而葛磊却将她的如意算盘全都打翻了,看着葛磊那瘦弱的身形,郝翠珍气的要命,脸上的神情变得越来越难看,可是她终归还是要点儿脸的,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她也不好在缠着葛青山要药了。

    “县医院骨科的那个张大夫。”

    “张大夫?他怎么了?”

    “听说是吃的回扣太多,现在已经被停职审查了,不交代清楚的话,怕是不能上班。”

    “真的吗?那还能有假的?咱们医院不也有几个被叫去审查的么?听说这次……”

    现在已经到了快下班的时间,小护士们难得有空闲的时间,便凑到了一起聊起了最近的那些个八卦新闻,挂水的基本上都是在早上,那会儿是高峰期,她们几个小护士忙得脚不沾地,连个喝水的时间都没有,不过等到快下班的时候,这些小护士们便都清闲了起来,得了空便开始闲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