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人心难测

我要成仙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1.com,最快更新玄学大师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话落,中年男子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但并没有把卡收回来,“小师傅一番下来也辛苦了,这点不过是小小心意而已。”

    “不好意思,无功不受禄,方小姐刚刚已经给过了。”司静退后一步,一脸认真。

    见她完全听不懂自己的话,中年男子也不再拐弯抹角,眼角一扫,就过去把房门关上,转过身脸色微妙的看着她道:“其实有些事小师傅根本不用在意,也不用放在心上,世间真真假假之事多了去,只要小师傅当做什么也不知道,很多事都可以迎刃而解。”

    他上前一步,将卡递给她,“而小师傅也必定不会吃亏。”

    眼前之人眉眼间带着一股阴戾,司静就算再傻也明白他什么意思了,从一开始她就觉得这人面相古怪,鹰钩鼻三白眼,一看就是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之人,没想到这人果然有问题。

    “善恶有报,林先生这样做怎对得起方老先生?”司静凝着眉,莹白的小脸上满是失望。

    话落,中年男子立马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丝戾气,“此事并不是小师傅该过问的事,只要你当做什么也不知道,明日一早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那明日在下还有厚礼相赠。”

    听到他的话,司静依旧满脸不敢置信,“我不明白林先生为何要这样做,钱虽然重要,但也要用的心安理得,昧着良心得来的钱,难道林先生用的开心吗?”

    闻言,中年男子不由一脸异样的看了她眼,似乎从未见过这么好笑的人,竟然跟他来讲大道理?在这商场上谁敢说自己的钱来的光明磊落?

    “我不想和司小姐说这些,看样子你是不想答应了,可以,在下也不勉强,但今日之事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泄露出去,不然……”他凑过脑袋,嘴角勾起一个阴恻恻的弧度,“王金泉跟司小姐应该很熟吧?如果你不想看着他的公司出事就最好把嘴给我闭严实点!”

    说完,他就直接一脸阴沉的出了房间,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司静依旧脸色凝重的站在那。

    之前只在电视里看过这些勾心斗角,可当现实见到这一切时,司静只觉得人心果真是个复杂的东西。

    方老先生是晚上十点醒来的,司静也通过王金泉简单的了解了这一家子,方家有家上市公司,不过方老爷子为人太过多疑,总想把什么都留给自己女儿,就把其他家族一些亲戚统统铲除了公司,而林盛则是公司的总经理,方小姐曾经有过一段婚姻,不过失败了,后面就跟林盛好上了,不过一到结婚的时候方老爷子就开始推三阻四,就是不想让他们结婚,但林盛也没有怨言,一直勤勤恳恳在公司做事。

    现在一想也解释得通了,林盛不想让老爷子好,所以就找来一些不是很懂行的人过来治病,只是没想到她真的会治。

    司静觉得这可能就是因果报应,方老爷子这样对那些亲戚,这下也遭到了报应,所以说,因果一事真的说不清。

    等来到方老爷子房间时,林盛也在,依旧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看到司静后,却偷偷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

    床上此时正躺着一个脸色苍白的老人,方小姐正在给他喂白粥,当看到司静后,立马掀开被子作势要下床。

    “方老先生不用客气,您身体还很弱,应该好好调养。”司静连忙过去扶了她一把。

    纵然体弱,可老爷子眼神依旧炯炯有神,并没有因为司静年轻就怀疑她的本事,而是非常激动的拍拍她胳膊,“这次真是多谢司小姐了,要是没有你,我这老头子怕真是要去见阎王了。”

    “是啊,司小姐的确是有大本事的人。”林盛这时也笑着插了一句。

    床上的人并没有看他,而且对一旁的女儿道:“你们都出去,我要和司小姐多聊聊我这个病。”

    话落,林盛不由眼神微变,倒是一旁的方小姐笑着点点头,跟着就拉着他转身离开了房间。

    头顶的吊灯那么刺眼,直到整个房间只剩下两人时,床上的老人才一脸微笑的看着司静,“司小姐快坐。”

    顿了顿,司静还是拉了条凳子坐在床边,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

    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方进遇到过各色各样的人,不过司静给他的第一感觉的确是最奇怪的,虽然摆出一副故作老沉的样子,可这双眼睛却是最干净的,里面没有参杂丝毫欲望,真诚的让人不敢相信。

    “您的病情大概就是今日我与方小姐说的那样,只要您好好休养,应该很快就能下地活动了。”司静一本正经的说道。

    话落,床上的人才轻轻点头,只是布满皱纹的老脸上带着抹忧愁,“可能是报应吧,我这一生做了太多缺德的事,现在报应总算是来了。”

    面前的老人靠在床头,苍白的面上浮现出一抹悔恨,司静相信,此时他是真的后悔了。

    “其实也不是不能补救,只要方老先生以后多做善事,您所积累的福报也会落在您后代身上的。”司静认真道。

    闻言,老人只是无奈一笑,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是我的错,该决断的时候却犹豫了,所以才导致了这种事情的发生,都是我的错。”

    房间里很寂静,那只公鸡此时已经窝在床底下睡着了,司静盯着地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位老人最大的弱点也许就是他的女儿了。

    “唉,其实我有很多话想跟司小姐说,不过我现在得先打个电话给律师重新立下遗嘱,老头子可能要待会才能跟你聊了。”老爷子苦笑一声,一边拿过床头柜上的一个手机。

    司静笑了笑,她也挺喜欢听故事的,见老爷子已经在打电话了,只好蹲下身去看那只雄鸡,不知看到什么,她不由伸出手拨弄了下鸡尾巴上的羽毛。

    “喂,周律师吗?对,我是方进。”床上的人拿着电话认真道:“就是上次我在你那立的遗嘱,我想改下……”

    “不对!”司静骤然起身,紧紧盯着床底下那只鸡。

    正在打电话的人被她这一下突然吓了一大跳,正欲说话之际,头顶的吊灯突然熄灭,整个房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一股浓郁的阴寒之气扑面而来,司静立马从包袱里拿出一个铃铛摇了起来,一边打开手机的灯,窗边一个红影顿时一闪而过。

    “啊!!!”

    屋外突然传来一道刺耳的尖叫声,床上的人惊的立马准备下床去看,司静一把按住他肩,手机光下的小脸满是严肃,“外面危险,您不能出去!”

    “可是…我女儿她……”方老爷子面上满是急切。

    “我会出去看的!”

    司静说着一边从包袱里拿出一根红色蜡烛点燃放在桌上,一边拿出一个吊坠给老爷子戴上,声音急切,“现在您就坐在床上哪也不准去,这个吊坠死也不能拿下来,还有这只蜡烛怎么也不能让它灭掉,就算灭掉,也要立马把它点燃!”

    见她这么严肃的样子,老爷子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没有多问,就靠在床头看了眼那个不断摇曳身姿的烛火,苍老的面容上渗出一层密汗。

    司静扫了眼整间屋子,没有时间解释太多,就立马往屋外走,走到门口还不放心的回头叮嘱一句,“您要记住,待会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相信。”

    说完,她就走出房门将门关上,然后沿着声音的来源奔去。

    整间别墅此时都陷入了一片黑暗,那股阴气也越来越浓郁,司静拿着手机照着前面的光,整个空荡别墅里仿佛就只剩下了她一人。

    走到楼梯拐角处,那边仿佛隐约有一阵抽泣声,司静一脸凝重的快速奔了过去,手机灯一照,只看到那个方小姐瑟瑟发抖的蹲在那抽泣着。

    看到有光,她吓得又“啊”的大叫了一声,司静只能走过去拉住她胳膊,“是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蹲在地上的人才颤颤巍巍的抬起头,看到是她后,吓得又立马起身将她抱住,“吓……吓死我了,怎么……怎么会突然停电!”

    她身子还一个劲的在颤抖,司静拍拍她肩,不知想到什么,顿时脸色一变,“不好,是调虎离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