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狭路相逢

我要成仙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1.com,最快更新玄学大师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坡子岭?”司静有些惊讶, 周家村那里虽然古怪,可她并没有在那里发现什么奇怪的古墓,这种能长出棺材菌的墓阴气一定很重, 她不可能察觉不到。

    见她神色不对,徐晋才认真问道:“你知道这个地方?”

    顿了下, 司静还是把昨天的事说了一下,后者闻言也皱着眉沉思片刻,倒是李锣突然出声道:“不瞒二位, 其实老板早就发现程家的人鬼鬼祟祟在那坡子岭搞鬼, 但并没有追查, 不知此事会不会和你们说的有关?”

    李锣不懂这些玄学之术,但直觉告诉他, 其中必然有联系。

    闻言, 徐晋也是脸色微变,“程家老太爷寿元将至,这些年一直在想法子延命, 不排除他们用歪门邪道的法子来搞鬼, 不过此事还得去看了才知道, 这样吧,明日我和司小姐过去看看, 不管对方在搞什么鬼, 也一定要找出古墓的下落。”

    司静自然是点点头, 况且周家村那个东西也时候该解决了。

    祁越有些欲言又止, 但看到自家师妹这么殷勤的份上, 也只能把话咽了回去,反正他这个滥好心师妹也从不会在乎自己的安全。

    晚上自然是留在别墅里的,明天要去做事,司静又打坐了一个晚上,不知为何,可能是这别墅所在的风水太好,司静觉得自己打坐一个晚上能比得上在店里三天。

    等次日醒来时,她觉得自己精神恢复了很多,洗漱下去后,他们独坐在饭厅里吃早餐了,司静也走过去来到她师兄旁边坐下,立马就有一个阿姨端上来一杯热牛奶。

    她拿了桌上一个三文治,吃着吃着却发现气氛有些古怪,上座的唐霆依旧不急不缓的在喝粥,他好像是个很矛盾的人,想养生,却又失眠。

    其他人也不说话,司静也秉着食不言的精神不在说什么,等吃完早餐,徐晋就去楼上拿了一个包下来,客厅里还等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她似乎是徐晋的助理,亦或者徒弟,长相比较艳丽,眼神颇为高傲,扫了眼司静那身便宜货,就不想再看第二眼。

    “司小姐,这我弟子小林,一路上也能帮点小忙。”徐晋对司静介绍了下。

    后者也对着女孩微微点头,“你好。”

    看到她,女孩也配合的笑了笑,直到看见那边走来的一道身影时,又立马微微仰头,随手撩了下耳边的发丝。

    唐霆直接来到司静身边,目光却落在徐晋身上,眸光微动,“司小姐身体没好,你不能让她出事。”

    话落,女孩不禁紧了紧拳头,徐晋则点点头,“老板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司小姐的。”

    见此,司静也对着他微微抱拳,随即就转过身走在前面,背脊笔直,看起来一身正气凛然。

    开车的是李锣,本来可以叫其他人,不过此事比较隐秘,只能让他做一回司机。

    坐在车上,司静不知想到什么,突然看向一旁的徐师傅问道:“您可给唐先生算过命?”

    母亲能否逃过这一劫,八字中应该隐隐会有暗示。

    话落,一旁的人却突然讶异的看了眼这个小姑娘,最后竟是笑出了声,“开什么玩笑,你觉得老板会把八字给我?”

    徐晋面上全是无奈,司静顿了下,觉得也是,一个人的八字要是轻易给其他人,很可能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唐霆这么警惕也很正常。

    “那之前那本书是怎么回事?真的有人偷走了吗?”司静突然想到了这。

    闻言,徐晋的脸色突然严肃了起来,眼神也很复杂,车厢里的气氛顿时诡异了起来,半响,他才突然道:“你知道这是什么书吗?”

    见他神色不对,司静也有些疑惑,里面的字她看不懂,并不是很清楚这本书的来历。

    犹豫了半响,徐晋才偏过头一字一句道:“可听过金篆玉函?”

    霎那间,司静顿时呼吸一顿,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他。

    前面的小林似乎有些不高兴,没想到师父竟然把这事都告诉这女人。

    无论哪门哪派,修炼的根源其实都差不多,传闻黄帝大战蚩尤时得天神所助,将九天玄女所传授的各种秘书都记录了下来,然后就成了后世所趋之若鹜的金篆玉函。

    不过传闻终究是传闻,司静从来不相信这个,不过她师父说信则有,不信则无,现在想想,为什么那么多术士都在争相拍卖一本书?

    “传闻法显大师曾经拥有过这本书,那本书是他毕生游记,很有可能记载了金篆玉函的下落,老板虽然不懂术法,可里面的医术却能救唐夫人,不过没想到竟然被人给盗走了。”徐晋颇为可惜的叹口气,“我自问哪怕是修为比我高深许多的人也不可能会没有任何声息就拿走那本书,我还给拿书算过一卦,却反而反噬了我自己,这是从所未有过的情况。”

    闻言,司静也吃了一惊,许是坑蒙拐骗的人见多了,她也未曾想过俗世间还有这等高手,看来她一定还得更加努力修炼才行。

    一路浅聊间,车子很快就开到了周家村,周围黄土朝天,道路两旁栽着几颗桑树,不时有从地里干活回来的村民往这边看,外面热浪滚滚,一行人一下车就被晒到了。

    李锣留在车里,司静则跟徐晋还有小林一直往村子里走,徐晋手里拿着一个罗盘,不时掐算着方位,一直在寻找那座古墓的踪迹。

    进村后,有村民认得司静,想到扎了稻草人后屋里的家畜果然没死了,喜的立马往她这边走来,“大师又来啦?”

    司静看了眼这位大婶,一边笑道:“我这次是来彻底解决你们这里的问题的。”

    “啊?还没彻底解决吗?”大婶一愣,以为已经没事了,不过她也并没有想太多,而是非常热情的拉着司静胳膊道:“走走走,进屋吃几股西瓜,这天多热啊。”

    对方太热情,司静只能连连摆手,“不了不了,我还有事,下次吧。”

    看到这一幕,后面的小林眼中不禁闪过一丝不屑,果然物以类聚。

    徐晋回头看了眼自己徒弟,面上有些不喜,修行先修心,看来她这个徒弟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好不容易婉拒了那个大婶,司静又带着徐晋往村子里的那口湖走去,那天她就察觉到不对劲了,湖水明明没有淤泥,可湖水却是黑色的,而且大白天阴气那么重,要是没有古怪才是怪事。

    “那些家畜乃是被吸血而亡,看伤口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行尸,这段时间都没有月圆,这行尸阴气不够,还是很惧怕人体阳气,应该不足为患,只是这个地方为什么会出行尸?”司静有些好奇的一边开始四处打量。

    话落,后面的徐晋也是微微点头,“事出必有因,不急,先看看再说。”

    等来到湖水边时,司静蹲下身伸手在湖面上划拉了两下,却发现这湖水冰凉刺骨,头顶烈日炎炎,她竟然觉得摸水的手有些冷。

    湖面平静无波,一眼根本看不到湖底,只能看到一大片黑色,就好像湖底被染了一层墨一样。

    徐晋还在用罗盘看着方位,皱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司静也准备把罗盘拿出来,却发现不远处的湖面突然动了一下。

    霎那间,一个人头突然钻了出来,他穿着防水服,后面背着氧气瓶,接着一二连三又有几个人冒出了水面。

    听到动静,徐晋立马回头一看,待看到那几个人时,突然冷笑着把罗盘收进袋子,“全兄,怎么你现在开始养水鬼了吗?”

    湖里的人纷纷游上了岸,跟着又把防水服一脱,其中一个灰色头发的中年男子也阴恻恻的扫了他一眼,跟着就把目光投向司静,并未言语。

    倒是一旁那个年轻的男子突然笑着道:“徐师傅,我们河水不犯井水,你们抓你们的行尸,我们养我们的水鬼,完全没有冲突嘛!”

    开玩笑,来个山村角落养水鬼,谁信?

    隔着一个湖角,司静目光灼灼的盯着那边的人,“养鬼本就逆天而行,你们还让他害人,别说事出有因,那个鬼娃总是真的吧?你们这样做,知道会害死多少人吗!”

    司静想不明白,做这种缺德事,难道不怕殃及子孙后代吗?

    全汉盯着对面的小丫头,目光森冷,“我本打算给徐师傅面子不与你这小丫头计较,但如若你还不长眼,那就莫怪我不客气了!”

    双方气氛瞬间僵持起来,想到老板的话,徐晋突然上前一步拦在司静前头,目光不悦的看向对面的人,声音微冷,“我倒要看看,你们打算怎么个不客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