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大结局

我要成仙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1.com,最快更新玄学大师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v章购买比例不足百分之六十将显示防盗章, 七十二小时后恢复正常  踩着柔软的羊毛毯, 司静跟着他一路来到一间房门前,李锣没有进去, 而是对着她客气道:“司小姐直接进去就可以了。”

    司静愣了下, 跟着便轻轻推开虚掩的房门,这是一间书房,里面弥漫着一股墨香,司静以为, 像这种有钱人身上应该弥漫着铜臭味才对。

    落地窗前站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他上身穿着白色衬衫,背影清冷随意, 手里拿着一本书却抬头看着窗外。

    许是听到了脚步声, 男人忽然慢慢转过身,待看到司静时,眸光一闪,,“司小姐请坐。”

    闻言, 司静这才慢慢来到那张棕色沙发上坐下,也不主动说话。

    今天司静穿了件白色T恤, 露出一截细白的胳膊, 纵然素面朝天那双眼睛却格外清澈, 见过的人多了, 这种“单纯”的小姑娘他的确是第一次见。

    来到她对面坐下, 他一边从桌上的盒子里抽出一根雪茄, 整个人随意靠在沙发上,淡淡道:“听说司小姐还会算命,果然是真人不露相。”

    他语调清淡,硬朗的轮廓上也没有什么情绪,司静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干脆只是随意回道:“一点皮毛而已,唐先生的别墅区应该也花了大心思吧,我这点鸡毛蒜皮又怎够看。”

    话落,唐霆却不由多看了她眼,从来没有人在他面前这么耿直。

    “生意人,对这些自然会比较在意。”他靠在那手里夹着一根雪茄,目光淡淡扫过对面的女子,淡淡一笑,“不过司小姐也不必妄自菲薄,你不如就看看我的面相,在下也很好奇。”

    这人情绪波动不大,司静自问看不透这人心里的想法,只能从他面相上看,盯了半天,娇眉越发紧皱。

    第一次被一个人女人这样直直盯着看,而且还真只是单纯看他的脸,唐霆眉梢微动,依旧任由她一直盯着自己看。

    “唐先生……以后会很有钱……”

    听到她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唐霆连个眼神都没动,这个他自己也看的出。

    “不过唐先生夫妻宫富有光泽,隐隐泛红,看来最近会遇到您的正缘,不过您这个感情好像有点波折,似乎会遇到人的阻拦,但没有您的生辰八字,其他在下也看不出其他。”司静盯着他脸认真说道,她可没有说谎,上次明明没有,今天竟然有了。

    话落,对面的人顿时眉梢一挑,惊奇道:“不瞒司小姐,近日刚好有个相熟的师傅也这样说过。”

    说着,他又吸了口烟:“只不过若真有那个人,那个阻拦的人最好不要出现。”

    他语调依旧很平静,可最后一句话莫名带着抹寒意,司静眨眨眼,不知闻到什么,忽然看了眼他手里的雪茄,“蓝果?”

    蓝果是种药草,用于治疗失眠多梦,这人的烟里全是一些药材构成,如果司静没有闻错,这个唐先生的睡眠质量一定很不好。

    闻言,唐霆倒是随手夹着烟笑了声,“司小姐果然厉害,其实在下今日请你来,只是想请教一个问题。”

    “唐先生但说无妨。”司静眨眨眼,莹白的小脸上满是认真。

    说到这,唐霆却是垂下眼眸将烟按灭在烟灰缸里,声音清淡,“如果一个人只剩最后一口气,不知可否能回天?”

    书房里很安静,司静坐在软软的沙发上不由娇眉轻蹙,“这个得看情况,若生机全无只靠药物吊着,这种病人自然难以回天,除非用一些邪门歪道之术,不过这种违逆阴阳的因为最好不要做,我说这些也只是想告诉唐先生,生死有命,但如若还有的救,在下能帮自然会竭尽全力。”

    司静已经猜到这个唐先生家里肯定有人病了,上次拿血灵芝肯定也是为了救人,只不过这个唐先生背后明显有高人,这样就救不了,可见那人一半是无力回天了。

    她清脆的声音响起在跟前,唐霆没有说话,靠在那盯着桌面沉默了半响,硬朗立体的轮廓上也看不出什么情绪,整个书房好似就这么安静了下来。

    司静扫量了整个书房一眼,忍不住又开始羡慕起来,以后要是她有钱了也要给师父弄间这样的书房。

    “有需要在下一定不会客气,司小姐不妨留个电话,这样日后联系也方便些。”唐霆说完也愣了下,这似乎是他第一次问人要电话。

    闻言,司静却有些不好意思的眨眨眼,“我没有手机。”

    唐霆:“……”

    对面的人看起来就像个没毕业的小姑娘,一双清澈的大眼里满是认真,完全让人联想不到刚刚那闻烟识药的专业性。

    “我今天刚准备去买手机的。”司静不由解释了一句,她发现这里人人都有一部手机,要是她没有的话,会不会太另类?

    看她那副认真解释的模样,唐霆终于忍不住笑了,说了句让她等等,跟着就迈步走出了书房。

    司静有些责怪祁越,这人太小气了,连个手机不肯给她买。

    唐霆回来的很快,手机还拿着几个小盒子,跟着就一一摆在司静面前,声音低沉,“你看看喜欢那种?”

    盒子里都是各色各样的手机,司静眼前一亮,不过又故作矜持的看了对方一眼,“无功不受禄,我不能要。”

    对上她那双认真的眸子,唐霆又靠在那微微一笑,“司小姐见外了,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礼尚往来不是很正常吗?”

    他神色有所缓和,看起来倒比之前亲和不少,司静犹豫片刻,最后还是抵御不了诱惑,从里面挑了个最大屏幕的。

    看到她挑了一个,唐霆笑了笑,跟着又带她往楼下走。

    楼下的祁越正坐在那吃水果,一边和李锣聊着天,互相探底,直到这时楼上下来两道人影,他才立马起身迎上去。

    “我让人送你们回去。”唐霆客气的道。

    闻言,司静又抱拳说了句谢谢。

    看到她手里的大手机,祁越一脸懵逼,可见司静二话不说走在了前面,只好立马跟了上去。

    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一旁的李锣才凑过来恭声问道:“老板,这祁越倒是比他妹妹要精明不少,我们还要不要继续调查他们的底细?”

    话落,唐霆只是直接转身往楼上走,声音冷漠,“不用。”

    闻言,李锣就没有再说话了,只是有些好奇他们老板竟然送了那个司静一个手机,而且连说话的语气都那么客气,看来这一对兄妹是真有点料了。

    ……

    回家后,祁越听完司静的话,差点没骂人了,他这师妹也真好骗,现在高科技发达,要是人家在手机里安了什么定位软件怎么办!

    司静才不理会他,就算有那什么定位软件又怎么了,她行得正坐的直,又不会去偷鸡摸狗,才不怕被人定位,她查了,肯定是她师兄嫉妒她这个手机比他的好,所以就想据为己有。

    “你这个样子被人卖了都不知道!”祁越靠在太师椅上气的胃疼。

    司静坐在那摸索着她的新手机,被祁越念久了也有些动摇,无亲无故就拿别人的东西,这样的确是不好,这样吧,她有时间配副药给那个唐先生,看看能不能彻底根治他的失眠症,算是还了他这个因果。

    “那个姓唐的鬼主意多着呢,人家一根头发丝都比你聪明,你跟他玩,迟早被人给卖了!”祁越越说越气,一边摇着扇子,不知看到什么,顿时拿扇子一扇,“哪来的蜜蜂!”

    司静撇撇嘴,不想去理他,只是不知看到什么,骤然起身盯着那只到处乱飞的蜜蜂。

    见她神色不对,祁越也认真的坐了起来,“怎么了?”

    蜜蜂还在空中嗡嗡乱飞,司静皱皱眉,“偷鸡摸狗。”

    她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根牙签,手腕微动,两指间的牙签瞬间从那只蜜蜂身体穿过,直直将它钉在墙上。

    “这蜜蜂阴气好重。”祁越走过去闻了闻,神色逐渐凝重,“居然是吃死人肉长大的。”

    司静也很好奇,她没有得罪过谁,为什么会有人派这种蜂来探查她们的行踪?

    不等她想明白,这时门外突然间走进一个穿着灰色马甲的年轻人,他很白,那种毫无血色的白,眉宇间带着股戾气,身上阴气颇重,可见经常与阴事打交道。

    他的到来让祁越眼珠一转,顿时又笑着迎上去,“这位帅哥是算命呢?还是看相啊?”

    经过一番装修,花圈店已经被改成一间古色古香的店铺,虽然摆设都非常廉价,可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男子瞟了他眼,目光微冷,“现在骗人的神棍太多,请问两位师从何处?”

    话落,司静不由眼神微变,倒是祁越依旧一脸笑意的摆摆手,“无门无派,自己修行而已,帅哥要是不相信我们,那也没有办法。”

    说完,男子又目光阴冷的扫了他眼,许是看到了墙上那只被钉住的蜂,轻哼一声,却是径直来到茶桌旁坐下,声音冰冷,“想让我信你们可以,那你们就算算我今日是为何而来?”

    说到这,司静正准备上前,祁越却是挡在她身前,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误打误撞一个意外,如果得罪了这位大哥,那我们就先说声对不起了。”

    “意外?”男子冷冷一笑,阴恻恻的眼神忽然落到司静身上,“小妹妹,没人告诉你,不该管的事不要管吗?”

    司静看了一会,才凝眉道:“我这几天有事,暂时不能去你家。”

    说着,她便起身来到桌前用朱砂画下三道黄符,跟着折好递给眼巴巴的王金泉,“这个你给你家里人每人一道,记得要贴身收好,然后再去买几只叫声嘹亮的雄鸡关在屋子里,等我把事情忙完以后再去你家看看。”

    王金泉的命宫的确有些发黑,但并不严重,几天而已应该没事,主要是司静现在得好好休养,不然怕应付不了几天后的招魂。

    接过黄符,听到她不能去家里,王金泉似乎有些失望,但此时也只能点点头,“我这就去买雄鸡。”

    “等一下。”司静把他叫住,认真道:“如果雄鸡一直在叫,你就打我电话,另外如果遇到特殊情况可以咬破舌尖血,这样就没事了。”

    上次就是因为忽略了这个,才导致方老爷子被鬼迷了心窍把吊坠取了下来,舌尖血含着人的阳气,这次只要王金泉保持清醒,加上那道黄符,便是摄青也能抵挡一二。

    闻言,王金泉又立马点点头,跟着就立马走出店里似乎要去买雄鸡,司静则有些疲惫的靠在了贵妃椅上,画了几道符也消耗了她一些精气,想到几天后的招魂,不用猜也知道对方一定不会轻易让她成功的。

    后面几天司静一直在休养,加上祁越给她敷的草药,手腕上的伤已经开始结痂了,虽然大动作依旧会不方便,可此时司静也顾不得这一点伤了。

    招魂那天司静准备了很多东西,如果那个鬼娃还敢来,她就是拼了命也要除掉这个东西!

    不过一到亥时,她还未起坛,外面黑漆漆的街道就突然停下一辆黑色轿车,不等祁越过去看看,车上就突然下来一道熟悉的身影。

    夜色如漆的街道上凉风习习,隔壁那条大黄狗好似嗅到什么不寻常的氛围,从下午开始就不叫唤了,这时更是安安静静的趴在隔壁门口动也不动。

    唐霆抬手随意看了下腕表,一边迈步走进店里,几乎直接忽视了门口的祁越,后者气的一脸阴阳怪气,他一看就知道这姓唐的不是什么好人。

    “唐先生?”

    司静正准备起坛,看到突然到访的唐霆也是一惊,不过她的目光却不由落在唐霆后面那个国字脸男人身上,奇怪了,这人面相平平,可眼神炯炯有神,能跟在唐霆身边,一个月肯定会有很多钱,可他这个面相实在是太普通了。

    发现她一直盯着自己后面的人看,唐霆神色不变,退后两步直接坐在了那张长凳上,黑色西装一丝不苟,“第一次看人招魂,好奇而已。”

    国字脸依旧紧紧站在他身后,面不改色,只是目光会若有若无落在司静那张起坛的桌上。

    有的人终其一生都做不到招魂,一个小姑娘倒会摆架势。

    “唐先生,这不是儿戏,对方很有可能会来阻止,前几日我还发现对方养了一只厉鬼,你留在这说不定会有危险。”司静非常认真把自己绑着纱布的手伸了过去,“你看,这便是那只厉鬼咬的。”

    她穿着一身宽松黄色道袍,长袖松松垮垮,就跟小孩偷穿了大人衣服一样,主要是那张小脸上满是认真,唐霆看了眼她受伤的手腕,顿了下,灼灼视线才对上她的眼睛,“的确很危险,不过我会注意的。”

    见他不听自己的劝告,司静也没有办法,只是无奈的摇摇头,清声道:“行吧,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说着,就叫来祁越帮她起坛,利落的动作就跟练习了千百遍一般,那个国字脸也不由眯眯眼,看样子这个小姑娘的确是有两把刷子。

    全汉虽然已经被逐出茅山,可那养鬼之术当初可是茅山第一人,听说曾经还养出过摄青,纵然如此整个圈里都无人敢轻易得罪他,这一个小姑娘竟然能在他手里逃生,还只是受了点外伤,的确是让人不敢置信的。

    不过有他在这,怎用得上一个小姑娘来保护老板?

    看着她利落的在那里起坛,唐霆那漆黑的眸子不由闪过一丝异样,一个小姑娘竟然说要保护他?

    “师兄你快去把祖师爷画像取下来。”司静一边快速在桌上画着符一边低头认真道。

    闻言,祁越立马去把堂前的画像摘了下来,而司静也立马点燃一柱黑香插在桌上的炉鼎里。

    刚死之人还不算鬼,只能是生魂,要是遇到祖师爷画像可能直接会灰飞烟灭,司静当然不能让人家魂魄湮灭,现在只要在这一柱香期间招不来老爷子的魂,那今天就算彻底失败了。

    将写着老爷子阴八字的符贴在桌上那只公鸡身上,司静手里拿着铃铛一边摇着一边低声念咒,整个店里顿时只剩下她一直念咒声。

    外面街道上安静如斯,永宁街是殡葬一条街,有的人宁愿绕远路也不愿意从这经过,更别提是晚上了,只剩微微风声凭空刮过。

    地上撒着石灰粉,随着铃铛不断响动,桌上那只公鸡突然动了,竟是往西南方叫了一声,不过跟着就没有再动了。

    司静眉间一皱,看来对方也在招魂,如果被那人先找到魂魄,那方老爷子肯定会魂飞魄散!

    不等司静继续念咒,屋外忽然阴风阵阵,一股阴寒之气由然而生,一旁的祁越识趣的抱着画像进了房间,他就不留在这拖后腿了。

    倒是那个国字脸的男人也跟着眉峰一动,锐利的视线开始扫视起四周来,但是唐霆坐在那没有什么表情,硬朗立体的轮廓上依旧一片风轻云淡,似乎真的只是好奇她招魂而已。

    桌上那只公鸡已经软趴趴的趴在那一动不动了,司静立马拔下一根鸡尾巴毛,那公鸡又开始“咯咯咯”的叫了起来。

    只是周围的阴气越发浓郁,见公鸡又开始颓靡,司静立刻将一根红绳绑在它脖间,另外用一旁碗里的无根水在它头上洒了三下,公鸡瞬间又开始叫了起来,这次叫的声音比较大,还一直冲着西南方叫。

    司静好似想到了什么,立马提起一个包抱着公鸡就走了出去,果然,不远处的街道上正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他双目空洞无神,就这么直直站在那盯着她看,嘴角一咧,“小姐姐,我又来找你了……”

    而就在鬼娃背后五米处的地方正缓缓飘来一道灰色身影,看到是方老爷子,司静立马摇起铃铛,公鸡也一个劲的叫个不停。

    鬼娃好似注意到什么,转过身就一直盯着那道灰色影子,张着嘴就瞬间朝他咬去!

    司静立马摘下公鸡头上的符,然后揉成一团塞进公鸡嘴里,霎那间,那道灰色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反倒是司静手里这只公鸡开始挣扎了起来。

    霎那间,那个鬼娃又拿着一把黑色水果刀朝她刺来,司静翻身一滚,鬼娃又瞬间出现在她身后粲粲笑了起来,“小姐姐……我想吃了你的魂……”

    公鸡突然从她手里跳出,司静只能反手朝鬼娃拍出一掌,乘对方后退,又咬破指尖血在铃铛上画符,“凶秽消散,道炁常存。急急如律令!”

    不过这时那个鬼娃突然执着一把黑匕首朝她刺来,电光火石间司静手里的铃铛突然掉落在地,她整个人也滚到了一边。

    唐霆站在门口,目光幽深的看着街道上正在和那个鬼娃搏斗的司静,一旁的国字脸倒是很自觉的把那只公鸡抱在了怀里,也是一脸深思的看着街道上这一幕。

    “老板,这小姑娘的确很厉害,她念的这个咒还是失传很久的净元咒,不知道师门是谁?”国字脸若有所思的道。

    而且这小姑娘一身正气,心灵纯净,她的精气比一般修行之人都要纯正,纵然年纪轻,可竟堪比几十年的老前辈,竟然连摄青都能抵挡一二,要知道有的人穷极一生连个红厉都降伏不了,这小姑娘的确是天分极高。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

    “啊!”

    那个鬼娃又尖声在地上打起滚来,司静还坐在地上念咒,似乎耗损了太多精气,小脸苍白一片,那个鬼娃突然一个闪身来到唐霆面前,张着嘴就要去咬他,国字脸眉头一皱,手里钉子还没射出,那个鬼娃突然被一把桃木剑死死钉在地上!

    司静喘着粗气,满头大汗的看向唐霆,“你没事吧?”

    四目相对,她清澈的眸中满是认真,唐霆顿了下,面前的人突然直直倒了下去。

    被钉在地上的鬼娃还想在挣扎一番,那个国字脸就直接在他脑门上贴下一道符,瞬间让他厉声尖叫了起来。

    司静还倒在地上,那张小脸上毫无血色,国字脸蹲下身探了下她的脉搏,扭头就对唐霆道:“她本就有伤,加上精气耗损太多,必须得好好调养一个月。”

    豆大的汗珠从她白皙饱满的额前滑落,此时此刻她也才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唐霆居高临下看了她眼,眸光暗沉,跟着蹲下身将人轻松打横抱起,转身就往店里走。

    “老板,这个……怎么处理?”国字脸一脸异样的看了眼那个还在嘶喊的鬼娃。

    脚步一顿,唐霆微微偏头,目光冷漠,“你觉得呢?”

    国字脸没有说话了,直到见他把人抱了进去,这才从包里拿出一道符点燃扔在鬼娃身上,霎那间,不到三秒,那道小小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