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6

封刃作书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1.com,最快更新和情敌闪婚后最新章节!

    她俞霁月知道两个人目前的关系和处境吗?怎么能够如此坦然地提出这种要求来?叶迦楼站在床边看着那神态如常的俞霁月,一时间摸不透她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说起来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处一月有余,她们之间只不过是熟悉的陌生人罢了。

    叶迦楼没有任何动作,俞霁月又重复了一回。她趴在了床上,颇为自觉地掀起了衣服,露出了光滑的后背。雪色的肌肤在灯光下如莹玉,只不过蝴蝶骨处的那一块淤青像是白璧上的瑕疵。当真是脆弱啊,就像是一个瓷娃娃。叶迦楼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抹僵硬的笑容。她慢吞吞地靠近了俞霁月,缓慢地将药膏挤在了掌心,轻轻地压在了她的背上。

    一股清凉不只是那药膏,更是叶迦楼的手带来的,覆在背后手还没有任何的动作,俞霁月便被这沁人心脾的凉意激地打了个寒颤,并伴随着一道小小的、满足的喟叹。她趴在了床上,双手垫在了额下,微微眯起的双眸只留下一条细缝,视线几乎都被黑暗给笼罩。在视觉几乎无法获得有用信息的时候,听觉和触觉便开始发挥着极大的作用。呼吸声很轻很轻,就像是一只猫轻轻地跳到了窗台上,也像是一片叶子缓缓地落在了地面上。四月的天早已经驱走了那冬日里的酷寒和初春时的料峭寒意,只余下一阵暖风吹开了一树的花。

    叶迦楼的手就像是那股春风。

    忽略了她那讨人厌的态度,俞霁月又从她的身上找到了一个闪光点。

    如水光涟漪的眸色、暧昧不明的喘息、以及那时高时低的轻吟,一幕一幕又在叶迦楼的脑海中上演。她半跪在俞霁月的身侧,睡衣被她下拉到腰际,目光顺着她的脊骨开始游动。自己的倒影在灯光下被打在了俞霁月的背上,明暗交错间酝酿出了一些复杂的情绪。身下的人安静地似是睡着了,叶迦楼有些坏心眼地在她淤青处加重了力道,只见那人身躯抖了抖,微微地侧身问道:“好了嘛?”语调中有初醒的惺忪和慵懒。

    敞开的衣襟下洁白如玉的肌肤,像是一匹上好的雪色锦缎,让人忍不住伸手去摸一摸,原本被遮掩的胸脯此时也露了出来,俞霁月似是一点都不忌讳在她的跟前展露出自己的身体?叶迦楼颇为复杂地瞧上她一眼,帮她将被子掖了掖,掩盖住那玲珑娇躯,这才开口淡淡地应道:“好了,睡觉吧。”

    “这才八点钟。”俞霁月的思绪在她的这句话下慢慢地清醒过来,伸手撩开了发丝,她看着叶迦楼,眸光中夹带着显而易见的期待,“你带我打一把游戏好不好?”

    “不好。”叶迦楼开口,残忍拒绝。

    “哼。”俞霁月哼了一声,自己掏出了手机,打开游戏加入了送死大队中。

    这款天易出品的手游竞技环境也算是公平,不管充了多少钱买皮肤,可对于属性几乎没有什么加成,只要有足够犀利的手法,就算一分钱都没有充值,照样能够登上排行榜。

    苏十八:啊,终于晚自习下课了,咱们睡前来一局如何?

    提拉米苏:可怜的码农还在加班。

    王不留行:走起,@全体成员,辣辣、楼楼、三岁,你们快点出现。

    这是叶迦楼的一个游戏小群,名字叫做莫玉堂,里面有八个人,都是玩各种游戏时结识的朋友。在听说天易做了一款《诸神的黄昏》时候,更是所有人都投入到这游戏里,时不时地喊着发车。有学生、有工作党,她们的职业不尽相同,也不知道网络对面的人是怎么样一副面孔,可相处起来颇为融洽。在玩了数十款的游戏里,在与游戏中与千千万万个人擦肩而过,最终能够结下友谊的也只有几个人。

    提拉米苏:楼楼不是跟她的媳妇出去度蜜月了吗?怎么可能有时间跟你们打游戏?

    听说你三岁:打个赌,楼楼肯定会出现。

    迦楼罗王:走起。

    迦楼罗王就是叶迦楼在群里的昵称。

    这游戏名为《诸神的黄昏》,里面的英雄大多是来自于各国的神话故事中的神祇或者是英雄,采用五五对战的形式,哪一方先攻破对面的城门,拿到那根象征着神力的权杖就算赢。叶迦楼最喜欢的角色是迦梨女神,不惜在游戏里投钱将迦梨的三套皮肤都给买齐。

    “我排了,进去吧。”在语音通话中,叶迦楼的语调略显低沉,导致在她们刚碰到一起时,那几位难得一致地猜测,说她叶迦楼是一个高冷的御姐。对面的配置有些糟糕,在收割了第一滴血的时候就知道结局。原本还有些紧张的几个人,在语音中开始轻轻松松地说着生活中遇到的事情,其实也不乏一些对明星的八卦。

    原本只差一刀就能收割对面的那个战士,哪里知道突然间凑过来一个脑袋,叶迦楼吓了一跳手机险些从手上滑落。“你做什么?”抿了抿唇,她横了那突然爬到自己床上的俞霁月一眼,语气颇为凶狠。

    俞霁月被她的凶恶态度吓了一跳,怔愣了片刻也双眉紧皱,用一种冷淡的语气开口道:“你不是说不玩游戏吗?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吓我一跳,原来是大嫂来了啊?

    ——话说大嫂的声音很好听诶,有些耳熟。

    ——嫂子一定是个大美人。

    从耳机里传来了那几位唯恐天下不乱般的促狭笑声,叶迦楼低头看着游戏界面。这一场胜负已经毫无悬念,对面已经团灭回到了老家,在安静地等待着复活,而我方的英雄和兵线已经冲到了城楼下方。从通话模式中退了出来,叶迦楼紧凝着面色不虞的俞霁月半晌,才慢悠悠地应道:“我不是不玩游戏,我只是不想跟你一起。”

    “为什么?”俞霁月一听更加地生气了,这叶迦楼语气中显而易见的嫌弃到底是为了哪般?她问出这句话后,还没等到叶迦楼的回答,在目光瞥见了那穿着皮肤的角色后,又忍不住拔高了声音,“你在游戏里花钱买这没有用的皮肤?你竟然在游戏这种无聊的东西中投钱?”俞霁月的思维还固定在玩游戏不能花钱的阶段,就算那角色皮肤让她再心动,她也能够靠着非凡的意志力将那股冲动给压下去。可是此时,从叶迦楼的手上夺过了她的手机,打开背包一看,这角色的皮肤还真是琳琅满目。

    叶迦楼淡淡地瞥了俞霁月一眼,睡衣的扣子开了几个,因为她此时俯身的动作,那丰满的胸脯呼之欲出。叶迦楼的强迫症偏在此时发作,她没有吭声,只是伸出手探向了俞霁月的衣襟,将她解开的扣子一个又一个重新扣上,知道领子将那精致的锁骨都给遮住,才缓缓地舒了一口气道:“我在游戏里花钱怎么了?”

    俞霁月有些呆愣,她的思绪还停留在叶迦楼的手无意间从她的耳边蹭过时的轻柔触感,半晌后才抿着唇道:“游戏这种东西为什么要花钱?你买皮肤浪费了多少?你获得了什么吗?最后也不过是一堆数据。”

    “可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叶迦楼眨了眨眼,状若好奇地问道。

    俞霁月一时语塞,最后哼了一声:“接下去不准买了,你刷得是我的卡!”

    “呵。”叶迦楼的笑容有些发冷,眼睫轻颤扫去了眸中各种情绪。大概俞霁月还是认为她是一只宅在家中的米虫,没有任何的赚钱能力,叶迦楼也懒得去解释。她的轻呵和沉默让俞霁月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一番话可能没有起任何作用,跟前的这位主似乎并不想搭理她。好看的眉头几乎凝成了一团,她又往前靠了靠,几乎整个人趴在叶迦楼的身上,撑开的双手正好处于叶迦楼的两侧,看似将她拢在怀中。“喂,你有没有听见我说的话?”

    卷翘的睫毛就像是一把小扇子,眼眸如同黑山白水般分明——这一双漂亮的眼睛可勾引的不少人沉溺其中,俞霁月还真是天生的演员,不管是容貌还是演技,都比唐郁出众太多。再加上身世,这样子的俞霁月会看上唐郁?这位大小姐知道什么是动心的感觉吗?叶迦楼的心中升起了一股疑惑的情绪,像是着魔了一般伸手去触碰俞霁月的面颊,可是在余下寸许距离时,她又蓦地蜷缩起指尖,硬生生地截住了自己的行为。她们的距离太近了,已经超出了可以接受的范围。叶迦楼往后缩了缩,过了许久才慢悠悠地应道:“听见了,可是那又怎么样?”

    “你——”俞霁月支吾了半晌后才应道,“你不知道赚钱的艰辛。”

    艰辛?确实是艰辛,这位大小姐原本可以在家坐吃山空,根本不用担心过上流落街头的凄苦日子,秦天娱乐旗下有四家公司,有半数是挂在她俞霁月的名下?她的演员身份吸引人吗?不啊,她的身价才是容易引起轰动的点。

    “你缺钱吗?”叶迦楼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她见过勤俭节约的富人,可没有一个像俞霁月这般,为了更高的片酬,连自己的名声都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