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19

封刃作书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1.com,最快更新和情敌闪婚后最新章节!

    两个人的身躯交叠在一起,因为笑声更为紧贴,可以明显感受到胸腔的起伏。唇畔无意间从叶迦楼的脸庞上擦过,原本像是被点了笑穴似的俞霁月突然间止住了笑声,她怔然望着叶迦楼半晌,才若无其事地将垂在眼前的一缕碎发给撩到了耳后去,借这个动作来掩饰突如其来的羞涩和尴尬。“你叫不叫?不叫我就不起来。”俞霁月的威胁是绵软无力的,更像是一种撒娇。

    叶迦楼也因为那个擦过肌肤的轻吻而怔然不语,垂下的眼睫掩饰住那忽然间发颤的心尖,面对着这位大小姐,她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两个人虽说是同龄,可俞霁月大她几个月,叫一声“姐姐”也不算过分,最后还是遂了她的意,冷淡淡地叫了声:“俞姐姐。”

    这冷淡的声线并不妨碍俞霁月听到这几个字后的好心情,她伸手捏了捏叶迦楼发红的耳垂,轻笑一声道:“真可爱。”这才动作缓慢而悠然地从叶迦楼的身上爬起来,而素来强硬的人在被调戏了一把后,只能够默然地瞧着俞大小姐那得意与畅快的神情,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好。暴躁的人发出了一句极为佛系的喟叹——你高兴就好。

    《荒村公寓》是在S市的影视城开拍的,在现实中很难找到那符合恐怖场景和氛围的屋子,只能够靠着自己凭空来打造一个。这部片子的导演名字叫做钱爽,是个不怎么出名的人,叶迦楼一度怀疑俞霁月是因为这个名字才应下这部电影的,要知道这是一部小制作的电影,最后上映的时候票房也不会太高,毕竟是一个灵异恐怖片,能给多少片酬?可是到了剧组现场才发现,这个她以为的小制作电影阵容十分强大,不止是俞霁月俞大影后在这儿坐镇,还有一帮老戏骨和新晋的小鲜肉。

    与其他部门配合艺人的宣传及演艺活动的跟进;掌握演艺部短期内演艺计划、宣传计划及公司艺人短期的外出动态;掌握艺人推广部安排艺人的采访时间、地点;做到尊重艺人,在工作中发生矛盾应首先以公司及艺人的利益出发……艺人助理对叶迦楼来说是一个极为遥远的职业,在听了俞霁月的交待以及查看各种资料后,她渐渐地明白了自己的职责,说得好听些是助理,事实上不就是全能的保姆吗?所幸俞霁月有自知,像端茶倒水这类的小事情压根由不得她来操心,到了片场里她往旁边的长凳上一坐,便低下头漫不经心地玩手机,丝毫不管俞霁月那处发生了什么事情。

    半晌后一抬头看着那些原本只在剧中出现过的明星,还觉得自己像是中邪了似的,跟跑到了这个地方来。

    苏十八:艾瑞巴蒂,早上好,要不要趁精神抖擞来打一把啊?

    提拉米苏:万恶的学生党,叉出去。

    天才少年:错,是万恶的大学党,没课的大学党!

    迦楼罗王:不打,在工作。

    叶迦楼的这一句话回复把潜水的人都给炸了出来,她们相识多年,多多少少是知道对方的一些事情的,譬如她们知道叶迦楼是游戏主播,也是一个笔名为“摩耶”的作家。

    不吃辣:我的宝贝儿,你不是跟我一样的自由职业者吗?

    迦楼罗王:[大哭]在今天之前,确实是这样的。

    苏十八:让我们来猜猜,楼楼找了什么工作?这份工作能够持续多久?

    不吃辣:小十八,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我猜十天。

    王不留行:楼楼你找了什么工作呀?

    迦楼罗王:每天风里来雨里去,鞍前马后殷勤侍奉,一不留神就被克扣工资的活。

    提拉米苏:这么惨?还是抱紧我的电脑吧。

    王不留行:那为什么还做下去啊?楼楼你可是大款好嘛!如果我是像你一样的富婆,我就整天吃喝玩乐、不思进取。

    迦楼罗王:因为这工作可以整日里对着俊男美女,看不够呀看不够。

    苏十八:原来你是这样的楼楼,你可别忘了,你现在是已婚妇女了,怎么可以勾三搭四呢?

    ——已婚妇女。

    叶迦楼成功地被这四个字扎了一刀。

    听到了脚步声的时候,她微微地抬起头,只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女人手中拿着一件灰色的袍子快速地朝着她这边走过来。不认识,不搭理,秉着这样的原则,她低下了自己高贵的头颅,哪里知道那尖利的嗓音就在她的耳畔响起。那女人睨着一双眼,无礼地吆喝道:“你做这个干什么?快去帮我们周宝买瓶水。”她口中的周宝大名叫做周游,说实话叶迦楼在今天才知道这个女艺人。

    在剧组里助理被交叉使唤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情,自家的明星地位决定了助理在剧组中的等级。那人大概是看叶迦楼坐在那里游手好闲,也不清楚她是谁带过来的,逮着个人便颐指气使地开始使唤。只不过结果并没有如果她想的那样,叶迦楼在懒懒地一抬眼后,根本就没有搭理她的话,气得她伸手指着叶迦楼的脸,一张口就是骂骂咧咧的话语。那头演员正在研究剧本,时不时预演一番,根本顾不得这儿的状况。

    “你家艺人是谁?你的工资是我拿的吗?”叶迦楼有些不高兴地瞪了女人一眼,声音顿时冷了七八度,像是从冰窖中取出来的冰块。平日里她看上去是散漫而冷淡,当她拉下脸的时候,那冒着寒意的气场更是让人退避三分,可是这位惯于使唤他人欺凌弱小的艺人助理显然是忽视了这些,大约是知道自己有人撑腰,说话的语气都多了三五分的底气。

    拒绝了一件小事,意味着其他的“大事”更会被拒绝,她寒着脸指着叶迦楼道:“就帮忙买瓶水怎么了?反正你坐在这儿也没什么事情。”

    她的两句话没有必然的联系,叶迦楼听多了“反正你没事就帮帮忙呗”“又花不了你多少时间,帮个忙怎么了”这种理所当然的索取,眉心几乎拧成了一团。有些事情凭什么呢?善意并不是被这种人随意支配的,更何况她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善心的人。

    “你怎么在这儿?我找你好久了。”冷冷的声线从身后传来,陌生中有几分熟悉。

    叶迦楼饶有兴致地看着那个气焰嚣张的女人瞬间变成了一只乖顺的小猫,脸上红红白白大感有趣,等到她仓皇离去的之后,才悠然地转过身看着来帮自己解围的好心人。她以为自己在剧组里只能够看到俞霁月一张熟悉的面孔,哪里知道会撞见这个曾有一面之缘的女人,这才回国,就出演一部灵异恐怖片,而不是一些偶像剧来重新积累自己的流量么?叶迦楼摸了摸下巴,她看着说完一句话的秦欢转身离开,一勾唇眼眸中流露出一抹兴味来。

    这个场景被俞霁月给撞破,在说完戏之后一回头看见秦欢站在叶迦楼的身侧,顿时脸色大变。周边的演员还以为她有什么不适,哪里知道她将手中的剧本一卷,匆匆忙忙地朝着叶迦楼所在处奔跑过去。

    “在剧组中有人欺负你了?”她先是这样询问。

    “就算有,你不觉得自己来晚了些吗?”叶迦楼懒洋洋一抬头应道。

    俞霁月默然,她推了推叶迦楼示意她腾出一个空位,斟酌了半晌后才问道:“你认识秦欢吗?我刚才看到她站在这里。”

    “有过一面之缘吧。”叶迦楼淡淡地应道,见俞霁月的神情有几分怅然,忍不住追问了一句,“她怎么了?你们之间是有过节?”

    “过节倒是谈不上,很多都是那些无聊的人强加的,跟本人没有什么关系。”俞霁月这般回答着,眼神已经漂移到另一个方向去。她没想到秦欢也在剧组中,在今日之后她们势必将同时出现在各种无聊的娱乐新闻上。时光在秦欢的身上没有留下什么,就算跟人言谈时,她依然冷得像是冰块,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想到了之前的糟心事,俞霁月又叹了一口气道,“这次她回来了,跟众人猜测的不一样,她没有演剧中的任何角色,她在剧组里的身份是副导演,已经完成了从台前到幕后的完美转变。”

    “你羡慕她?”叶迦楼一挑眉问道。

    “那倒没有。”俞霁月老老实实地摇摇头,“当导演、出品人、制作人什么的都太累了,不如在镜头前当一个演员轻松自在,而且演员的片酬比较高,这一部戏你别以为它真的是小制作,它给出的片酬比一些华丽制作要多上三倍呢,等拍完了之后,我又可以歇上一段时间,过着每天数钱的生活。”

    “……”

    叶迦楼横了俞霁月一眼,是她的错,是她高估了这位财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