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28

封刃作书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1.com,最快更新和情敌闪婚后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这才将妖风给挂到俞霁月的身上, 网上又爆出了新的消息, 这一回在众粉丝前信誓旦旦,原本缩在一边不敢说话的鱼粉,现在有了底气, 把当初那些个掐俞霁月的人一个个怼了回去。在这不见硝烟的战场上厮杀良久的粉丝一转头就化身为小可爱,在俞霁月的微博下排队等着女神的动态。

    说来也是奇怪, 俞霁月将近一个月没有更博了,这实在是一件少有的事情。

    鱼鱼鱼鱼:之前网上爆出消息, 说我女神和唐郁在一起了, 最近唐郁在外地拍戏,将近一个月没有回来了, 女神是不是因为想念女朋友而陷入伤心沮丧,无心情更博的情绪中啊?

    大写的直:你也觉得女神和唐郁是一对吗?一个御姐气场十足, 一个清纯无害,让我死在美颜盛世里吧。

    一直在输入:唐郁配不上女神,我觉得她是一朵白莲花。

    鱼鱼鱼鱼:非双鱼粉滚粗,近来找骂吗?

    ……

    浏览着网上的动态,叶迦楼发出了啧啧几道叹声。她和俞霁月算是闪婚加隐婚, 除了双亲与个别关系极好的朋友,很少的人知道这件事情。粉丝眼中的俞霁月是个单身御姐,自然靠着一张脸各种拉cp。原本还想开着小号吐槽几句, 指尖才触碰到屏幕就作罢了。打开了群“万相应如是”, 发现里头还是关于吃和找对象这样的永恒话题。发了一个“冒泡”的表情包, 很快地就有人戳泡, 嗷嗷待哺的读者们开始排队催更。

    叶迦楼是定风波网站的百合小说作者,也算是小粉红类型的,靠着神奇的脑洞和绝佳的文笔吸引了一大波的粉丝。码字的收入再加上期刊上一些专栏的约稿,养活自己实在是绰绰有余。至于俞霁月将她当成了不务正业的人,忍着痛给了她一张可以随便刷的副卡,她也乐于接受,毕竟看着俞霁月那心疼的神情,也算是她生活中的一大乐趣。

    摩耶:停更半个月,我要去旅行了。

    这样的话不只是发在了粉丝群里,在隔壁的游戏群她又重复了一回类似的话语。

    苏十八:是蜜月旅行吗?星星眼。

    群里的人是知道她新结婚不久,只不过不知道对象是男是女。半晌后,叶迦楼敲下了一句:“算是吧。”这“蜜月旅行”绝对算不上甜蜜,毕竟她和俞霁月两两生厌,可惜扛不住家长们那边传来的压力,就算她们两个人再不愿意,也要被押上飞机。

    其实叶迦楼有些不明白,作为演员的俞霁月应该是忙里忙外四处飞的,尤其是像俞霁月这种爱财如命的,可是事实并非如此,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有一半她不接任何的通告,不拍任何的戏,专门闲在家中当一个无所事事的人。

    听说你三岁:阿楼,你对你的伴侣好像很有怨言。

    三岁的直觉向来是最敏锐的,她一句话就戳中了叶迦楼的心事。能不怨么?要不是俞霁月,她跟唐郁会走到这种地步?不管是有意无意,她在无形中已经成为插足别人感情的小三了。可是理智又告诉她,就算没有俞霁月的出现,在各花遍地开的娱乐圈中,唐郁怎么可能还维持着自己的初心呢?原先的邻家小姐姐早就在不知不觉中变了味,只剩下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躯壳,装着一个逐渐肮脏的灵魂。

    “原来你还是我的粉丝啊?还百度搜索相关资料,直接看我不好吗?”

    一道声音传了过来,叶迦楼不知道俞霁月是什么时候走进书房的,她的目光落在电脑桌面上那偌大的相片上,眼神饶有兴味。咬着吸管,她兴致勃勃地凑近了叶迦楼,几乎是压在她的肩膀上,笑说道:“角度不对,一看就是不专业的,拍照水平这么次,把我拍丑了。”温热的气息直接吹向了叶迦楼的耳垂,偏偏这个位置也是敏感得不得了,她的脸上顿时绯红一片,而落在了俞霁月的眼中,自然而然就变成了因为被人撞破心事的无限娇羞。

    叶迦楼将椅子滑开了些,转过身看着端着果汁的俞霁月,皱着眉冷淡地问道:“你进来做什么?”

    “我想来就来啊。”俞霁月眯着眼,难得地保持着一副好心情,“微波炉里的鸡蛋炸了,你去处理一下。”这一句话说得理所当然,仿佛叶迦楼就是该给她干活的人,当然她收获的是一枚白眼。

    半晌后叶迦楼开口,嘲讽道:“是因为唐郁拍戏要回来了?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你要跟我出去‘蜜月’旅行,怕是见不到唐郁的。”看着听了这句话倏然间变脸的俞霁月,叶迦楼好心情地起身捋了捋衣摆上的褶皱,去收拾被俞霁月弄得乱七八糟的厨房。

    生为天之骄女的俞霁月打小顺风顺水,如众星捧月,身边不缺乏追求的同性或者异性,只不过我们的俞大小姐惯来矜持高傲,也不曾对哪一个人动心。好不容易遇到了唐郁这样一个美人儿人,结果却因为一场意外而告终,不得不说令她扼腕叹息。

    跟一般人的死缠烂打不同,唐郁那种若即若离间又不乏关怀,加上那令人垂涎三尺的厨艺和一张漂亮的脸,终于打动了俞大小姐这棵二十六年不曾开花的铁树,可惜,世事从来不遂人意。

    这一笔烂账是要算在叶迦楼头上的,一腔幽怨在盯着电脑屏幕上自己那张不算好看的照片时候尽数爆发,扭身气势汹汹地走向了厨房,看着一塌糊涂的厨台被叶迦楼收拾得一尘不染,俞霁月忽然间失去了所有的气势。半晌后,才对着叶迦楼那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抱怨道:“你难道就不知道克制吗?第一次见面就把陌生人带回家?要不是你我们怎么会结婚?现在就不是这副烂模样了!”

    “谁让俞大影后你秀色可餐呢?”叶迦楼抱着手臂,勾了勾唇懒洋洋一笑道,“貌美如花,富可敌国,这可是别人求不来的艳福,我为什么要拒绝?再说了吃亏的可不是我。”

    八个字落在了耳中犹为刺耳,俞霁月恨不得撕破叶迦楼那张令人讨厌的面庞,就是将所有的情绪掩藏在了轻慢中,她一个不务正业的米虫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在心中斟酌着言语,半晌后才说了一句:“你早就预谋!”

    叶迦楼迈动着长腿,在俞霁月的跟前停留了片刻,便毫不留情地伸出手将她推到一边去,腾出了一条走向客厅的路,口中还漫不经心地应付道:“是啊,谋财谋色。”

    俞霁月扬起的右手在还没有碰到叶迦楼的时候就被人扼住,她扁了扁唇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叶迦楼压在了厨房的墙上,听她说道:“难道跟人前往酒吧谈生意的俞大小姐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觊觎着你的身体么?大小姐你那娇媚的模样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声音很轻,可无疑是惊雷一片炸响在俞霁月的头顶。她当然没有忘记细节,她知道是自己急不可耐地蹭到叶迦楼的身上,哭泣着求她来纾解身上心间的痛苦。她不想回忆这件事情,可是不得不可耻的说,至少在那个时候她是极为享受的。

    叶迦楼看着俞霁月的侧脸一点点变红,她颇为恶劣地吹了一口气,又刺激道:“演那些剧的时候俞大影后不是得心应手吗?没想到是个——”

    啪的一巴掌,声音极为清脆。

    叶迦楼面无表情地看着从自己怀中挣脱后跑走的俞霁月,唇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她从口袋中掏出了手机,界面还停留在不久前她和唐郁发消息的时刻。

    “阿楼,我下周三回来,我们谈一谈。”

    有什么好谈的?说她之前追俞霁月只是新闻媒体的炒作还是说那些亲密模样只是逢场作戏?在思考了一个月后是决定和她再续前缘?还是请求她彻底地离开她唐郁的生活,不要变成她唐郁人生中一个抹不去的黑点?塑料姐妹花,可这世间脆弱的哪里只是所谓的姐妹情?

    舔了舔唇角,叶迦楼伸出手抚了抚隐隐作痛的脸颊,这实打实的一巴掌,俞大小姐还真是收到了刺激。所谓的婚姻能够持续到什么程度呢?有些时候她也觉得自己的心态有些不正常,明明看着俞霁月的脸庞就生厌,可偏偏要跟她绑在一起,看着她吃瘪后沮丧或者惊愕的神情。

    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

    叶迦楼无声地笑了笑后挂断,拉开了聊天界面回复道:没空,别找我。

    ——这款游戏,我要吹爆一个up主,她是我的第二女神!指路微博摩耶Ma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