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51

封刃作书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1.com,最快更新和情敌闪婚后最新章节!

    将自己的情绪带到工作中, 不是一件好事情, 才批评过了杨悦然的秦欢克制住自己脑海中那乱糟糟的一团,可是一张脸仍旧变得煞白。严遇她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一边看人演戏, 并琢磨着她的新曲子, 然而一切还是有些不同了,如果说以前发生的事情是钝刀缓慢地摧残着人的精神,那么昨夜的话语显然如同一柄神剑, 将灵魂直接劈成了两半。

    “秦老师?”耳畔低低地呼唤响起。

    秦欢倒抽了一口冷气,用手抹了抹脸上的冰凉, 她集中注意力看着场中人的表演,协调着机位、灯光等变化。《歧路》的拍摄已经进入到了尾声,可是她没有感受到任何轻快的氛围,一颗心沉甸甸的, 像是压着一块巨石。

    大约是昨天秦欢那冷面无情的斥责让杨悦然找回了自己应有的状态, 相比之前状况百出,她这几场几乎是一次能过了。她少折腾一些, 俞霁月的心情也会好上一些, 在演戏的间隙还朝着坐在一旁看的叶迦楼挥了挥手。毫不意外,这样的动作又被他人给捕捉了, 就算在这件事情上双方没有再回复, 可人们已经认定了她们是一对情侣。在众多的热搜中犹散发着余热, 时不时被拎出来说上一顿。

    “俞老师, 对不起。”近日发生的事情如同一盆冷水, 将杨悦然浑身上下浇了个通透,那一股狂热慢慢地冷却了,而理智和羞耻也渐渐地回笼。因为戏里戏外的接触,太多的幻想让她找不到自己,可是残酷的现实证明了一切都是一场梦境,而梦醒了以后,她才能发现梦中的自己是如何不知进退以及惹人讨厌。这句道歉不仅仅是因为演习时候牵累了俞霁月,更多的是她让俞霁月造成了困扰后产生的歉疚。

    俞霁月淡淡地扫了杨悦然一眼,她的眸中也饱含着许多的情绪,最后只用一种懒洋洋的语调说了一句:“嗯。”小新人只要肯努力,不走上一些歪门邪道,日后这娱乐圈必将有她的一席之地,谁年轻的时候没有狂热地痴迷过一个人呢?当然,她俞霁月自然是除外的,只是不知道叶迦楼和唐郁她们——前女友果然是一个碍眼的存在,她有些恨自己没赶在唐郁之前认识叶迦楼。可若是真正地先她认识叶迦楼,未必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发生,机缘巧合才能够促成这件事情,既然上苍选择了这个时候,也就意味着这才是最好的时机吧?俞霁月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恋人身上,眼角眉梢浮动的都是如春风融融的笑意,在休息的时间,她也不在意别的人是如何作想,快速地朝着叶迦楼走去,与她十指相扣走进了休息室。

    那一连排平房里,有另一间是导演专属的休息室。秦欢此时正靠在了沙发上,而一件黑色的上衣将她的脸面给笼罩住,隔绝了所有的光亮。在听见那轻轻的脚步声时,她没有睁开眼。组里的人都知道这儿是她休息的地方,进来的要么是有重要的事情,要么是严遇。在衣服被人轻轻拉下的时候,她的眼睫颤了颤,最后才缓缓地适应这从外面涌入了光亮。

    眼前的是另一个熟悉的人,可是心底终究是有些失望的,就算她早就知道,那轻手轻脚绝不可能是严遇。好似重生后,人生的意义就在于希望一次又一次被打破,从而让绝望的情绪慢慢地衍生成海。“蔚然?你怎么过来了?”秦欢的声音有些沙哑,只不过见到了老友,让她在情绪上有些松懈,紧绷的弦松了下来,整个人也呈现出几分慵懒的姿态。

    “你还没有死心啊?”谢蔚然挑了挑眉,在秦欢的身侧坐下,“别跟我说是盖着衣服在偷偷地哭吧?”

    “不是,我只是不想看到光亮。”秦欢摇头无力地应道,见谢蔚然的神情渐渐变得严肃起来,她才又说道,“没有复发,我已经好了,你不用太担心。”在国外的那段时间,如果说唯一保持联系的好友,那就是谢蔚然了,她将自己与严遇的点点滴滴都跟这一个人倾诉,甚至连剧本都是借由她的手来完成。谢蔚然于秦欢而言,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朋友,而是可以依赖的家人。

    看似冷冷清清,可是对待感情却是狂热而执拗的,带着一股飞蛾扑火的决绝,谢蔚然也不知道怎么去开导她,只能够静静地听着她倾诉。但是看着秦欢这般模样,她也忍不住心中的酸涩和疼意,因为秦欢是一个耀眼的人,她应该像俞霁月那样站在高处为人所敬仰和艳羡,并且无忧无虑。如今的人只知道她外表的光鲜,哪里能够理解她内心的千疮百孔?“我觉得你还是……放弃吧。”在犹豫了片刻后,谢蔚然如此劝道。

    “放弃啊,说着是很轻松简单的两个字啊。”秦欢明白老友的关切,她也能够在她的跟前尽情地敞开心扉,“蔚然,你知道的,我放了两年了,可是我做不到,我没办法放过我自己,我几乎以为受折磨是我活着的唯一目的。”

    “可是你不觉得自己太委屈了吗?”谢蔚然轻轻地拍了拍秦欢的肩膀以示安慰,就连旁人看来都如此,那么秦欢自己到底会有多痛苦?

    “我知道。”秦欢苦涩地笑了一声,“自己的姿态几乎是低到了尘埃里,可这些是我欠她的,如果这样能够让她好受着,我可以放弃自我,可以抛弃自己的自尊。”

    “不行。”谢蔚然截断了秦欢的话,她很少打断秦欢的倾诉,对上了那双稍显诧异的眸子时候,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并扯出一抹笑容使自己的脸色不那么严肃,她说道,“要先爱人,你得学会爱自己,你看看你把自己折磨成什么样子?她不是你生活的唯一,我倒更愿意你将所有的心思都砸在了事业中,至少有东西会牵住你的神思。”

    秦欢沉默了半晌,才开口道:“剧本怎么样了?”逃避谢蔚然的话,就像是逃避自己的心思,再说不通的时候换一个话题,这样对她们两个人都好。她已经从叶迦楼那边拿到了版权,拍摄的演员队伍也大概确定了,因为叶迦楼那一层关系在,俞霁月不太可能不演。小说本身带来的流量,以及谢蔚然、俞霁月和自己的名声在,怎么都不会太惨淡。

    “我来就是为了剧本的事情。”谢蔚然在心中暗暗叹气,她接着秦欢的话说道,“剧本我已经写好了,先给叶小姐那边看看,只不过我暂时联系不上她,还是靠你来联络。”

    “这么快?你又是连夜赶剧本?”秦欢诧异地一挑眉,她们有足够的事情来准备这件事情。谢蔚然能够有如此的成就也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与生俱来的才华以及废寝忘食的勤奋,让她能够走在前端,再加上与圈子中人的关系,她想不出名都难。别人还以为剧本只是随便写写,都谁不知道她到底改了多少稿,更不知道她为了写剧本还熬尽了医院过。这份对本职工作的狂热让秦欢敬佩,同时也为她心疼。

    谢蔚然道:“那我们去找叶小姐?”

    秦欢沉思了片刻,开口道:“等午休过去后吧,你有足够的时间与她长谈。”

    不得不说秦欢的选择是明智的,叶迦楼和俞霁月腻歪在了一起,原本搂搂抱抱就是常事,在确认了关系之后,行动更加任性和放肆。俞大小姐显然是食髓知味,隔着衣服摩挲的手在不经意间就滑进了衣摆中,在那让她爱不释手的肌肤上逗留。

    “你不休息一会儿么?”叶迦楼一次又一次抓出了俞霁月作乱的手,微蹙的眉头写满了无奈,看着怀中的人脸上笼着一层显而易见的不满,她才亲了亲她的唇角道,“这儿是休息室,指不定会有什么人闯进来。”

    “闯进来就闯进来呗,有什么好怕的,我们两个人又不是在偷-情。”这样的小奖励远远不够满足一颗贪婪的心,俞霁月勾住了叶迦楼的脖颈,两个人的面庞贴得极近,可惜清晰地看到那颤抖的睫毛。

    “你这是被拍到热吻后的破罐子破摔?”叶迦楼不得不做如此怀疑,可是转念一想,这位大小姐一直都是任性的,哪里会管媒体那边的描述?她们两个人的关系也是没有必要遮遮掩掩,正如俞霁月所说,不是在偷-情。

    “你的废话怎么这么多?”俞霁月的脸上表现出了一个毛躁小子才有的冲动和不爽。

    “我的大小姐啊,你——”叶迦楼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俞霁月用唇封堵住,像是一尾灵活的鱼,在莲叶间愉快地嬉戏。恍惚间只听到她低喃:“午休只是让我的身体进行放松,可是我精神上倦怠得用别的来抚慰,你明白吗?”

    叶迦楼不明白,揩油水就是揩油水,哪里还有这么多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