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魂飞魄散!

o成佛o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1.com,最快更新他的身上有朵花最新章节!

    豪华大包内。

    出现了两个前田大翔。

    一个前田倒在沙发上,嘴角、胸口染有血迹。

    另一个前田站在旁边,满脸莫名。

    生魂剥离术!

    一星红花使结出的花果之一。

    释小鱼离开后借口去卫生间,就是为了采摘这枚花果!

    人有魂。

    死后出窍名鬼魂。

    活着离体曰生魂。

    《生魂剥离术》,顾名思义,就是将活人的生魂强行剥离身体!

    他要杀前田,不然他心里不痛快!

    “怎么回事,你对我做了什么?”前田目瞪口呆,看看自己的皮囊,又看看释小鱼,明白过来,“生魂离体?你竟然会如此恶毒的术法……你想干什么?”

    释小鱼难得废话两句:“杀你!”

    “哈哈哈,杀我?我可是倭国人,你们口中的一等洋大人,你敢杀我?”

    “我不但杀你,还要你魂飞魄散!”

    “哈哈哈,你有这个本事……呃,这是什么?”

    两句废话已经够多了,释小鱼催动噬魂,花息将前田捆了个结实,扯向噬魂。

    前田是二品阴阳师。

    放在平时,释小鱼无法剥离他的生魂,即便他魂魄离体,也难以将其噬杀。

    然而前田遭遇本命式神反噬,此刻伤势极为严重,挡不住释小鱼的花息。

    花息缠身,噬魂犹如张开血盆大口的猛兽,静待猎物送入口中。

    前田终于慌了。

    “你敢!”

    “你不能杀我!”

    “我叫前田大翔!”

    “我是前田家的人,你杀了我……”

    管你前田后田,一律噬杀!

    前田永远也想不到,眼前的华夏人竟然真敢对自己痛下杀手。

    他可是前田家的人!

    倭国前田家!

    华夏有关部门明知道他罪行累累,却也只是让人灭掉他的式神,将他遣送回国,都没想过逮捕他!

    可是这个华夏人,明明是三人中实力最弱的,现在不但要杀他,还要让他魂飞破灭,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你……”

    他不甘心!

    可惜他已经没机会开口了。

    彼岸花开,邪灵伏诛。

    任尔先前何等猖狂,如今也不过是彼岸花的养料罢了。

    魂飞魄散!

    世上再无前田。

    转世投胎也不可能!

    释小鱼噬杀前田生魂后,豪华大包内只剩下前田的皮囊,歪倒在沙发上。

    郭瑶担心的说道:“大师你杀人了。”

    “那是人吗?”

    “警察会抓你的。”

    “我又没碰他,只是灭了他的魂魄而已,犯了哪条法律?”

    “可是……”

    “没什么可是。如果警察真要抓我,我就找佛协找宗教局讨公道,还不行就捅到网上,再去找统zhan部,把事情搞大。”

    释小鱼完全不在意。

    香烟显然是接到官方任务,前来诛杀前田的式神。说明官方也不满前田的所作所为,只是不想引起wai交纷争。

    如果官方真要追究他……

    当老和尚是死人啊?

    那个老和尚,绝对不是一般人!

    释小鱼不做停留,以花息打开豪华大包房门,背上郭瑶快步离开。

    回到宿舍,他小心的把郭瑶放在床上。

    郭瑶伤得不轻,险些被打落游魂状态。

    “大师,谢谢你今晚救了我。”

    我救了你……

    看着郭瑶忽而凝实忽而虚幻的魂体,释小鱼一阵心痛:“你是不是傻,为什么不自己先闪?”

    郭瑶微笑着,轻轻摇头。

    圣母啊,圣母。

    我不喜欢圣母!

    释小鱼深吸一口气,说道:“好好养伤,不要想其他的。害死你的凶手,我帮你查出来。”

    “大师……”

    “你不用说了,我主意已定。你怀疑谁?”

    郭瑶不语。

    “不愿说就算了,我一样查出来。”

    “大师……”

    释小鱼转身离开,摆摆手:“以后别再那么傻,遇事儿多替自己着想,有危险自己先闪。”

    “可你也没有那么做,你回来救我了。”

    “我有病,被你传染的!”

    “一星红花使,获得花恩5点,来自九品中上鬼白莲。”

    ……

    次日上午。

    郭瑶的伤势恢复少许,魂体不再忽而凝视忽而虚幻,靠在床头疑惑的看着释小鱼。

    经过一晚上修养,释小鱼身上的伤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

    此刻,他一身僧衣,坐在椅子上,正在穿罗汉鞋。

    “大师,你要去拜佛吗?”

    “拜了十几年早拜够了。”

    “那你穿这身……”

    “我去查凶手,你好好在宿舍养伤,不许乱跑。”

    登上罗汉鞋,穿上黄色海青,顶着光头,手持木鱼,一边敲着一边走出宿舍。

    完全的出家人打扮,立刻引起校内路过师生注意。

    黄色海青本就惹眼,他还敲着木鱼,目不斜视端正威仪,缓步而行一副庄严模样。

    海大师生见了,想不注意也难。

    “和尚,你搞什么呢?”

    “师兄,去哪儿?”

    “鱼哥,你干嘛呢?”

    一路上,不时有熟人朋友打招呼。

    每次释小鱼都以出家人的方式行礼,唱一声“阿弥陀佛”,然后继续朝着宗教系所在的办公楼走去。

    早上他跟宗教系佛教领域的教授约好了,十点半在对方办公室见面。

    就是那个从大二开始,对他“如痴如醉”,经常找他免费探讨佛学讲解佛经的宗教系一级教授。

    见到释小鱼,潘教授很高兴。

    “小鱼法师你来的正好,我最近研读《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有些地方不太明白……你穿的这么庄重?”

    “阿弥陀佛!潘居士,贫僧今日有事相询。”

    “先进来坐。”潘教授招呼释小鱼坐下,泡了杯茶,“什么事情还要穿成这样?”

    “昨晚,郭瑶施主托梦贫僧,说她的死另有隐情。”

    “郭瑶?”

    “前段时间,教育学院综合楼11层坠楼的女施主。”

    “是她?”潘教授眼中闪过一抹异样,“她托梦给你?”

    “潘居士莫非认为贫僧在打诳语?”

    “我不是那个意思。警方已经结案,确定她是跳楼自杀,怎么会有隐情呢?”

    “潘居士,警方因何确定郭施主是自杀?”

    警方认定的原因有两点。

    首先,郭瑶坠楼的卫生间位于十一楼,门从里面反锁,窗台只有郭瑶的脚印,外墙壁也没有攀爬痕迹,相当于一个密室。

    其次,郭瑶生前没有皮外伤,衣服也完好无损,这一点在尸检报告里写得很清楚。

    基于这两点,警方可以排除他杀可能,认定郭瑶自杀。

    “原来如此。”释小鱼点点头,换了个话题,“潘居士,是否校方没有补偿郭施主家人,所以她才会托梦贫僧?”

    “怎么没有?按说这种事,校方是没责任的,没有法定赔偿义务。不过从人道主义角度出发,考虑到她家的情况,校方自愿补偿她家二十万,事发第三天就拿到钱了,她父母也没说什么。”

    “事发第三天?那时候尸检报告还没出来吧……”